香港中國 中國香港

日光之下有新事,教學經年,相信與筆者具備相當年資的教育同工,既經歷英國殖民統治,亦走進香港回歸中國的特區19年,從未想到近幾年在中學的校園內,要面對一波又一波來自校園外湧入的政治議題。而這些議題的敏感度、搶灘的危險性是一次一次的升溫,學校師生如何消受?

2012年春夏之間,教育局欠缺識見,未知在香港推動國民教育的根本,實源於中國歷史科教育的良好傳統,先拆初中中史科於不顧,再行險着創國民教育「科」,以此企圖硬推國民教育。一個「科」字,「課程與考試會洗腦」是愈唱愈兇,滿城風雨。9月份選舉,政治遇上政治,烽煙四起,國民教育科被拉倒,政府公信力下降。政治鬥爭的盒子既然打開,就要過猶不及。從那時候開始,校園內部,哪間學校敢提國民教育,哪間就被蓋上「紅色豬仔」。「國民教育」已成為校園的禁忌詞,誰個教師說「國民教育」,誰就叫做「沒有教學良心」。教育同工總的是無奈失算。2014年的政改方案角力爭鬥,法律學者竟然高舉違法稱義,佔領中環,慷慨激昂。青年學生最是激情、最是感應號召,結果是79日的「佔金霸銅堵旺」,大學校園罷課頻頻,中學生初春早熟亦硬要加入爭取全面普選的大洪流;有中學升國旗禮,也需要學生民主投票蓋印。可見學校處理違法稱義,服膺「民主」之苦澀,有苦學校知。違法最終是違法,3名響應學者號召的大學生,實際是被判罪名成立,要付上政治的代價。2016年的磚頭暴力之夜,天佑香港,沒有人命的損失,但全港的學校大多都未敢承擔教育學生的角色,公開譴責暴力,怕的是政黨、政客及其大小的追隨者入校園及網上纏身,最終是害了全校師生。

教局始終不發公函讓師生有所適從

政治撕裂,沒有最激只有更激。如今新學年開始,竟有本土港獨議題,又要抬進校園,要教師處理。教育局欠缺承擔,以精神勝利法「支持」已經忙得要命的前線教師。實在不明白,今天要「港獨」,明明是違憲違法,《基本法》第一章總則第1條寫得清清楚楚,按此,任何有鼓吹港獨的個人或在校內設立之組織,並舉辦之任何活動,對學生、學校、社會甚至國家都會帶來極具破壞性的嚴重後果。到執筆時,教育局始終不肯發出公函,讓學校全體師生有所適從!

作為教學專業的老師,當上中史課、世史課、通識課之時,遇有學生提出港獨疑難疑問,教學專業的教師,理應要將港獨行動,涉及違反基本法的前提,先旨聲明,然後酌情討論,避免學生因認知不足、未明底蘊,貿然在校外參與港獨行動,以至誤入險境而不自知,害了別人又傷了自己。如果教育局真的體諒教師之苦,使之免受政治干擾的恐懼,還教學的真正安全與自由,也確實有責任,同時發公函為教師代言,這是權利與責任的並行,這叫問責制。

中國與香港密不可分

香港中國、中國香港,向來都是休戚相連的命運共同體。中華大地連繫獅子山,香港精神從來都是包容接納,而並非排外自絕。洪荒的「香港民族」是否從石頭爆出而來,難以證明:但近千百年可算的,當老師向學生講述中國的東漢時代,香港深水埗已有李鄭屋古墓;唐代盛世,屯門已是軍港;宋代的歷述演繹,少不免談及香港宋王臺。早前土瓜灣站地盤宋代古井的出土,為何要用幾十億元將之保護、鐵路車站改建,怕的是損壞香港與內地共同擁有、難能可貴的歷史。而近代現代中國的政治、文化、社會的發展與香港本土息息相關、密不可分,孫中山先生的革命思想孕育自香港,但孫中山念茲在茲的,是要「五族共和」、是國家富強統一、人民生活安和樂利、世界列強平等待我!這又是歷史鐵證,港獨能抽刀斷水嗎?應該嗎?可以嗎?看來,香港的中學生、小學生的手冊上,確有必要填回「籍貫」一欄了。

文:何漢權(教育評議會副主席)

(編按:港獨議題近期成為城中熱門話題,在校園內如何對待港獨話題也成為人們關注的焦點。港獨思潮是如何萌芽和興起的?港獨思潮為何會成為當今社會的熱話?它與當今香港社會的政治經濟狀况有怎樣的關係?政府限制主張港獨者參選,以及限制港獨理論在校園傳播的措施是否有效?這些問題,都是市民揮之不去的疑問。《明報》觀點版邀請了各界人士撰文,期望展開一場平和理性、擺事實講道理的討論,以增進讀者對此議題的了解。開學在即,我們從「校園與港獨」專題作為開端,希望逐步帶出更寬闊的視角。)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9月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