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勝在有ICAC

真人真事,某跨國企業CEO來港後高薪聘用廢柴親友和情婦,趕絕人才,任由企業形象和盈利大跌,這樣的人可以獨攬大權,反映高層各有各貪,互相包庇,直至企業被併吞消失。

不少友人在商業機構任職,異口同聲稱讚做得廉署的人真是不同,夠膽拒絕出席晚宴,不必隨主旋律虛偽起舞。

廉署剛出版《筆動傳誠》德育文集,派發到全港中小學、大專院校和教育團體。年初約稿,因為廉政公署四字,我明知沒有稿費都寫,希望新一代從小明白品格高尚遠比名利重要。

交稿後,收到電郵表示略有刪減,回覆同意,我早已猜到刪改這段:「近年看見公職人員利用規例的灰色地帶貪圖小便宜,例如明知每張單有支出上限就分兩張單出公數,或為得到少許好處而弄得灰頭土臉,即使沒有法律制裁,所有貪婪嘴臉都是難看的,拿取那種好處真是得不償失。」新書刪掉:「例如明知每張單有支出上限就分兩張單出公數,或為得到少許好處而」。

廉政專員職權近似商業機構的CEO,但廉政公署並非商業機構,廉政專員是公僕,濫用權力的話,即使沒有法律制裁,市民都會鄙視和憎厭那樣的人。

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6年7月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