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媒體獨力難支

過去一年多,不少報章、雜誌結業,電台主動交還牌照終止營運,到最近就有指有線電視陷入財困,完全地反映香港媒體俱在一個經營困難的困境當中。如果單看香港本地的市場,香港只有700多萬人,計及澳門都只是多數十萬人,市場並不大。香港互聯網發展迅速,不少讀者的閱讀習慣就由實際刊物,轉至看新聞網站,而傳統的電視台觀眾、電台聽眾,不少也開始轉至網上收看、收聽。在外國,也有不少媒體企業在整合和轉型,以圖在此困境當中「殺出血路」。

當然,香港的媒體最大的問題,就是面對巨大的營運成本和政治壓力。經營本地媒體者,多是一些與中國政治和香港財團具密切關係的人物,媒體方針自然傾向保守,以至靠攏建制,防止因「政治不正確」而被「懲罰」(如財團不落廣告)。久而久之,這樣的一個循環就嚴重影響到整個媒體生態。

媒體另一功能,就是將某些大眾文化傳播到不同地方。如早年的香港電視劇集和流行歌曲,就影響了台灣和東南亞不少地區,營造了香港的文化軟實力。可是近年的電視節目水平下降,加上新媒體高速發展,使香港的電視文化所構造的影響力大不如前。無綫電視業務錄得虧損,就是一個重大的警號。

香港需要一些敢於報道真相、持平中立、為民發聲,以至擅於進行調查報道的新聞媒體,但現時的營運和政治環境,實在難以令這些媒體取得足夠廣告收入經營。假如這些媒體進行眾籌,又或是提供訂閱服務,我們又能否做多點,令這些媒體得以營運下去?在資訊氾濫的年代,我們慣於做一個不花費的free-rider,但我們確實應該做多點,承擔起消費者和公民應有的責任。

同時,媒體也要思考多點,如何在突破現在的框框、「做大個餅」、思考香港和中國以外的世界,發展出一條嶄新的營運路線,建立新一批讀者、觀眾、聽眾群。不止是經營媒體的朋友,各行各業的香港人,也應該要思考這一點:如何在狹縫中走出自己的路。

文:張秀賢

作者是進步教師同盟成員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7年3月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