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很危險

港鐵發生汽油彈縱火案,全城義憤填膺,人人譴責兇嫌,然見到一些網路留言,令人心寒,鄙人覺得香港確實很危險。

誠然,犯罪者應該受到制裁,然網民提出的方法,令人毛骨悚然,例如:把患者安樂死,終身隔離在精神病院,恢復死刑。這些也許是基於「公眾安全」的良好願望,但請冷靜下來,如果基於有「潛在危險」便把人終身囚禁或殺死,基本上可以殺死任何人。

第一,醫學常識是任何人都有機會患上精神病,今天見不少名人,如詞神林夕、名嘴曾智華、藝人林建明,皆曾有情緒問題,張國榮更是因抑鬱症跳樓自殺,隨手拈來,已經這麼多「我們以往想不到會患病的人」。我們根本不能保證任何人,包括自己永不會患病。以彼等邏輯推論,人人也有傷害人的嫌疑動機,基本上,人人也應判終身監禁或死刑。

不妨從數據著眼,每年香港的暴力罪案,精神病人所佔比例,是極端少數。而有暴力傾向患者,亦從來不足一成。這些也是精神醫學常識中的常識。如果以「對公眾有潛在危險」而隔離或殺死所有患者,我倒認為歧視者對社會潛在危險更大,因為他們可以「公眾安全」為理由,殺掉任何人。

繼續「對社會有潛在危險」人士,今天色情影片大行其道,其中不乏強姦類別,我們不難推測到社會有人潛在著強姦「動機」,但動機與「意圖」是兩回事。根據「維護社會安危的正義網民」邏輯,存在「思想」也可以令社會很危險,警方或法庭應該勒令各色情網站提供點擊過強姦系列AV的網民身分,把他們永久囚禁,因為他們「有可能」干犯強姦案件。

吾人是否還需要法治?對沒有做出涉嫌犯罪行為者進行囚禁或殺害,無罪假定等原則,皆一掃而空,為的只是「安全」兩字,香港真的變得很可怕。

眾所周知,法院量刑,以被告會否重犯為標準之一,以正義網民邏輯,應該任何罪犯,皆囚禁終老,牢獄一生,因為有案底者再有嫌疑,上庭口供可信性,必打折扣,而且會有再犯「機會」,應該以公眾安全為原則,監禁終身。

現在,我有個疑問,究竟是精神病患者有病,還是那些「正義網民」?是有病的較危險,還是「沒有病的」?如果基於他們所說的「公眾安全」邏輯,我想,應該終身隔離或安樂死的,是歧視者,因為他們是可以殺死「任何人」。

文:羅永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