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政局急變多變與中央博弈有關?

近期香港政局發展之詭異離奇、變幻莫測,恐怕是奧斯卡最佳編劇也想像不到。中央政策組前全職顧問、素有「健筆」之稱的練乙錚,竟遭《信報》叫停其專欄!同一日,立法會主席曾鈺成以及財政司長曾俊華宣布願意於2017年角逐香港特首一職。香港政壇這一連串發展,究竟是否純屬巧合?筆者在此提出一個大膽假設:香港政局是中南海權力博弈的延伸,而香港政治近期的急變、多變,在在反映北京政情趨向吃緊。

明年中共舉行「十九大」,按過去慣例,習近平的接班人可能會在會上誕生,成為中央政治局常委。今年有傳媒推測,習近平有意栽培河北省長張慶偉,取代外傳由中共前總書記「隔代提攜」的廣東省委書記胡春華(註1)。一時間,張慶偉可謂是炙手可熱的明日之星。不過,有說政治一天也嫌太長,7月河北邢台發生了半夜泄洪慘案,因為懷疑有人沒及早通知下游居民,大批村民夢中淹死。有關消息和短片在網上流傳,令作為河北省長的張慶偉民望大插水。

邢台慘劇幾天之後,內地就傳出嚴打網站自行僱用記者的消息,英國《金融時報》就指相關措施是由河北邢台泄洪的報道引發。

習近平接班大計是否有繃緊趨勢?

到底,中南海的權力博弈,乃至習近平的接班大計,是否有繃緊的趨勢呢?

要判斷這問題的答案,讀者不妨從以下幾方面着眼。

在習近平上任初期,由於前總書記江澤民提拔的兩個軍委副主席徐才厚、郭伯雄相繼被查,外界較多關注習和江的互動。但今年以來,有分析指習近平和團派的互動有升溫之勢。這種說法是否有根據,各位讀者不妨自行判斷:

外界指習近平頗為推崇毛澤東,而毛澤東嘗言:「凡是敵人反對的,我們就要擁護;凡是敵人擁護的,我們就要反對。」那麼,某些團派所擁護的人或事,習近平有沒有參照毛澤東所主張的做法呢?

《人民日報》5月9日一篇專訪「權威人士」文章,詳談對中國經濟看法,而這名「權威人士」的意見與份屬團派的總理李克強推出的多項政策相違背。有傳此「權威人士」可能是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身邊紅人劉鶴。

另外,內地傳出國家副主席李源潮多名昔日及現在下屬被查的消息。另外,去年10月,港媒也傳出習近平痛批共青團「高位截癱」的消息。

2011年,廣東烏坎發生維權風波,時任廣東省委書記的汪洋以柔性手法處理,甚至讓村民於翌年以一人一票方式選出維權首領林祖鑾。當時還有人歌頌「烏坎模式」是處理維權事件的典範。但習近平上場後,不但當年牽線談判的廣東副書記朱明國「涉貪被查」,連已改名為林祖戀的這名維權領袖也遭遇同一命運。

說回香港政局。約10年前,當時的總書記胡錦濤大膽起用港英公務員出身的曾蔭權,甚至不計較他於1997年接受英國頒授爵士的「舊惡」。有次曾蔭權赴京述職,胡錦濤還着曾蔭權「可以繼續打煲呔」。至習近平主理香港事務,他最終選上了練乙錚曾暗示是「黨員」的梁振英而棄時任政務司長的唐英年。兩人取態之不同,甚為明顯。

更有意思的是,曾蔭權和梁振英均受貪腐醜聞困擾,香港廉政公署均有立案調查。曾案已遭起訴,但調查梁案的署任執行處首長李寶蘭較早時不單不能扶正,更慘遭「燉冬菇」,不能繼續署任主事廉署偵查部門。李寶蘭其後辭職,引起社會關注。曾梁二案發展的差異,到底背後有沒有不為人知的黑幕?

當然,若說中央博弈延伸至香港,自然也不得不提銅鑼灣書店五子這一筆。香港銅鑼灣書店長期販售有關「中央內幕」的書籍,雖然其真確程度頗具爭議,但書店5人竟先後離奇失蹤,其中李波更傳出在香港被內地官員帶走的傳聞,引起香港轟動,擔心「一國兩制」界線不復存在。據銅鑼灣書店五子其中一人、銅鑼灣書店店長林榮基的說法,有中共高層成立中央專案組,看誰在散播習近平壞話,更要查出誰人是該書店的客戶。林更透露,有中宣部和市委幹部在其中!

練乙錚令「強力人士」不滿?

這次練乙錚專欄叫停和曾俊華曾鈺成宣布願意參選同日發生,應該也有巧合成分,但在這三事底下,卻不排除有內在的有機關連。練乙錚對黨的運作,知之甚詳。讓練乙錚於主流報章大揭黨國內鬥底蘊,會不會令「強力人士」或「強力部門」不滿?

關於高層博弈傳聞,還有一條線索。今年1月至3月時,曾有多名省部級官員相繼向習近平交心,擁護習為「黨核心」(註2)。但這個「擁立黨核心」的熱潮,至近月卻予人「無以為繼」之感。

必須聲明,因為內地政治透明度低,外界最多只能從各種表象加以歸納、推測出一些模式、理論。要驗證這些模式、理論,還是需要時間和歷史的幫忙!

註1:今年6月習近平訪問中歐東歐期間,張慶偉被指不尋常的獲得極高曝光率。央視新聞所見,中方團隊在和外國開會時,張慶偉一直坐在習近平親信、中央財經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劉鶴和中辦副主任、總書記辦公室主任丁薛祥中間。跟他同排的還有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王滬寧,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央辦公廳主任栗戰書等。張慶偉是其中唯一的一名地方官員。

註2:有說「黨核心」跟「一般總書記」的分別是,「黨核心」擁有重大事情的否決權,而「普通總書記」則沒有。

作者是時事評論員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8月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