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留學生在日本的身份認同尷尬

相信不論是留學或是旅行,大部分香港人在外地被問及自己從哪個地方來的時候,都會回答自己是香港人。在香港土生土長的我亦不例外,來到日本留學,對著教授也好同學也好,自我介紹時我總會說自己是香港人。然而,在某些情況下,我卻不得不承認自己是「中國人」。

手持留學簽證、作為一個中長期在留者,我在初來日本時有不少需要填表格的時候,例如申報住所、加入國民保險、申請打工許可等等。然而,在官方文件上,香港只是中國的一部分,這個世界並不存在香港籍。運氣好的話,他們會照樣保留我在一切文件的國籍一欄上加的括號,把我寫成「中國(香港)」人,但更多的時候,他們只會覺得不用分得那麼細,實際上亦不容他們分得那麼細,乾脆直接把我寫做中國人就算了。

不過,令我覺得更尷尬的其實是,除了文件上不存在香港籍外,不少日本人根本分不清香港、台灣和中國。

我留學的大學不時會協辦外國留學生與日本本地中小學的交流活動,通常這類活動每個國籍的學生名額都有限,先到先得,香港的留學生當然也被視為中國籍(而台灣是另外計算的)。記得在一次到小學的交流活動的簡介會中,原本那間小學是想安排每個留學生各自介紹自己國家的特色,然而因為同時有兩名泰國留學生報了名,所以負責老師就提議她們兩個人一組,她們亦欣然接受。此時負責老師亦提出讓我和另一名中國留學生一組,我只好尷尬地說香港與中國其他城市差別甚大,要求獨自一組。幸好,最後他們亦接受了我的建議,我才有機會向日本的小學生介紹香港。

又有另一次,在上課前的閒聊中,日本教授得知我是香港人,便高興地表示自己剛到香港出席了學術會議回國。不過,當我問他到了香港哪些地方時,他竟然回答說九份,顯然地,他以為香港和台灣是同一個地方。他在課堂上甚至問過我香港能不能用Facebook和Google,聽到我回答可以後,更一臉驚訝地問我為甚麼,說明明全個中國其他地方都不可以之類。

上一代如是,年輕一代亦是如是。有次與新相識的日本朋友談起日本的電視劇時,我告訴她香港人很喜歡看日劇,然後她竟然說香港的電視劇在日本也很出名。我大吃一驚,不禁問她是哪一套電視劇。結果,她說的是當年在亞洲風靡一時的F4版的《流星花園》。日本好歹也曾經統治過台灣五十年,我真的不知道面對以上這些情況,是香港人應該感到悲哀,還是台灣人更應該感到悲哀。

在我意料之外的是,上述例子在這幾個月的留學生活中實在是多不勝數。連香港、台灣、中國的關係都幾乎不知道,更遑論一般日本人會知道繁體字與簡體字、廣東話與普通話的差別,每一次認識新的日本朋友,我大概都會聽到一次「Ni hao」。每次遇上以上情況,我都會盡量花唇舌解釋清楚,對香港人說「你好」要說「Nei5 hou2」而不是「Ni hao」,再談談香港的情況,不過他們到底有沒有聽進去,就是另一回事了。

文:娜木罕(一個拖延症及儲物症患者,機緣巧合下毅然前往日本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