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生與死

本屆立法會有6名本土派議員加入,對香港的政局有什麼影響?立法會共有70名議員,6名本土派還未足一成,他們合共獲得約19%的選票,也屬於少數,從數量上計,仍「不足為患」。然而,一股所謂本土獨立思潮冒起才不過二三年,其支持者已足可選6名代表入議會,發展勢頭豈容忽視!而據一項民調顯示,本土派在年輕一代中獲得四成左右的支持,隨着愈來愈多青年人成為選民,本土派有極大的發展空間,他們的影響絕非限於今時今日。

已不能排除出現「最壞情况」

事實上,很多人對本土/獨立派冒起的憂慮,不在於他們今屆得到多少議席,而是未來如果獨立分離主義成為主流,香港的命運可能從此改寫。最惡劣的情况,是獨立派的支持者走上街頭號召全民抗爭,中央要動用武力「平亂」,最後爆發一場大規模衝突。較和平但結局同樣悲劇的,是北京研判本土/港獨派威脅到國家領土安全,決定《基本法》在2047年之後「結束」,從此中港行一制,中央直接管治香港,「一國兩制、港人治港」從此結束……出現上述情况,香港其實已經玩完!

這種可能性有多大?是杞人憂天,還是作大嚇人?我和我同輩不少朋友都沒有答案,但6名本土/獨立派議員加入議會之後,出現「最壞情况」的機會已經不能排除。

香港人聰明,也很務實,上世紀70年代前途問題出現時,香港何去何從,大部分人心裏都沒底。即使親北京的「愛國人士」都明白,中國政府如果直接收回,把香港作為一個大陸普通城市去管,香港馬上就會完蛋。當年提出的中國延遲收回、以主權換治權等建議,都是希望能把大陸和香港「分隔」,讓香港能夠保持現狀。

按英國在戰後的非殖民地化手法,它可以把香港的命運交付本地人表決,即當年地方行政綠皮書中宣示的「把權力植根於香港」,即所謂「還政於民」。這個可能導致香港獨立的選項,很快就被英國否決,因為倫敦不願為香港獨立而跟中國開戰。當下本土/獨立派中有部分人打出「歸英」的訴求,希望香港「回歸」英國,但1970年代尚有一線機會英國都不推港獨,到現在又怎會走回頭路?

本土派呼籲要前途自決,激進的獨立派更聲稱要武裝起來,在爭取獨立時捍衛香港!所謂第二次前途問題,由香港人直接跟北京爭取,香港人到底可以靠什麼?

看歷史,我們的第一次前途問題,主要是靠以下幾張「王牌」為香港爭取最佳利益,它們是—— 一、英國宣稱對香港要承擔「道義責任」;二、中國要保持香港穩定繁榮的承諾;三、國際社會監督中英兩國落實聯合聲明的責任;四、香港的獨特地位對內地實現「四個現代化」的貢獻;五、北京對港的「一國兩制、港人治港」方針,對台灣會起示範作用,有利兩岸和平統一。

到現在,第一、第三和第五項所起的作用已不大,英國駐港時任總領事吳若蘭(Caroline Wilson)在9月離任前接受訪問時說,英國不會收回香港,香港的確屬於中國境內……對英國而言,與作為中國特區的香港保持緊密聯繫較為有利(good for business)。國際社會的監督,主要根據中英兩國在1985年5月27日互換聯合聲明批准書後,再向聯合國秘書處登記,然而這項安排在當年只是中英兩國向國際社會顯示維護聯合聲明的決心,對香港政局發展的實際影響力微乎其微。至於對台灣的示範作用,香港能「示範」的已所剩無多!

能夠維持香港地位,現在靠的主要是第二點:中國承諾要在基本法下的50年內保持香港的繁榮穩定;以及第四點,香港能夠對大陸作出多大「貢獻」?貢獻可以有不同層次,但簡單地說,是香港對大陸仍有多大利用價值。

本土獨立派有什麼王牌在手?

第一次前途問題香港能夠生存下去、繼續發展,主要就是靠上面說的五大王牌;本土派和獨立派提出二次前途問題,又有什麼王牌在手?我嘗試歸納如下—— 一、香港人的力量,前途問題全民表決;二、五區公投、永續基本法,主要也是靠港人以選票發揮力量;三、港人武裝起來跟中央對抗;四、自給自足,不靠大陸的食物、水、能源等,切斷與大陸的聯繫;五、利用國際力量,要求英國、美國等外部勢力插手。

二次前途問題,對年輕一代來說確是切身問題,相信北京最後也不能迴避。然而本土派和獨立派手上的王牌,帶給香港的到底是一條生路還是死路?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9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