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處十字路口 急需新玫瑰園大計

香港正處於一個十字路口,這是有眼的人都看得到的。一個可能,是出現比佔中更為動亂的政局,並引致百業凋零、不斷沉淪;另一個可能,則是邪不敵正,回歸理性發展軌道。但是,即可肯定的是,至明年7月1日香港回歸20周年之際,香港依然是一個政治掛帥、激烈抗爭的氛圍。筆者堅信,此時此刻,香港最需要一個「新玫瑰園大計」去刺激、去震盪、去鼓舞。

新大計必須即時啟動

上個世紀90年代,由新機場和十大核心工程構成的「玫瑰園計劃」,是舉世公認成功的計劃,除了可見的經濟效益,其穩定香港的政治效益更是難以量化的。目前,政府公布了「2030+」規劃進行諮詢,其立意值得肯定,但是它是紙上的東西而且是未來式的,不是馬上要做的。香港需要的「新玫瑰園計劃」,必須是即時啟動,否則不能即時發揮其巨量刺激作用,以解香港十字路口之困並使香港廣大市民對回歸有感。

第一個理由:愈是政局動盪,愈需要發動經濟引擎。眾所周知,1989年六四事件使到本來就憂慮回歸的香港市民出現重大的信心危機,移民潮一浪接一浪。同年10月11日時任香港總督衛奕信在施政報告中宣布了「玫瑰園計劃」,啟動研究多年、因工程費用高昂而拖延的新機場及十大核心工程。其後,中英亦因費用爭拗。但是,事實證明,衛奕信是政治家。一個「玫瑰園」勝過千萬句空談。事實上,在六七暴動之後,港英當局管治政策大調整,廉租公屋應運而生,從而為1970年代起飛打下基礎。當下,也只有新的大型經濟發展計劃充當引擎,才能扭轉香港錯誤的航向。有人說,政改等政治問題不解決,立法會癱瘓,發展經濟不可能;筆者倒認為,他們應該請教一下衛奕信。實際上,香港抓住時機發展經濟倒有可能促進政改解決。

第二個理由:回歸要有感。香港回歸近20年,人心未能如預期回歸,原因可能是多種的,但是最重要的是對回歸無感。根據港情,「回歸有感」主要應在兩方面:第一是財富增加,第二住房面積。政府說,近年財稅收入有大幅增長,可是工聯會同時公布的調查說,打工仔過去11年扣除通脹只增加0.5%收入。至於住房,香港市民收到的最新資訊是因為樓價繼續飛漲不得不「加辣」;而輪候公屋的名單快到30萬。新加坡人均土地面積低於香港的一半,但是人均居住面積是香港的一倍。筆者相信,哪個特首候選人拍胸口說,他的新發展大計將使每個家庭未來5年增加80呎也就是一間房的面積,他一定最受支持。

第三個理由:澳門有「5年規劃」。澳門作為一個市場經濟的城市,不久前公布首份5年發展規劃 ,將澳門定位為以休閒為核心的世界級旅遊中心,成為具有國際先進水準的宜居、宜業、宜行、宜遊、宜樂的城市。規劃並定出具體的發展指標,確定加快新城建設,以及包括基建、交通、醫療等13項重大工程。這個「5年規劃」,可以說是澳門的「玫瑰園計劃」,重要的是給了澳門人願景。我們香港人難道不需要願景?

第四個理由:深圳GDP(本地生產總值)要超香港,並且要在與香港共享的海域填海。港深共享的「四灣一河」分別是前海灣、深圳灣、大鵬灣、大亞灣和深圳河。深圳未來計劃填海55平方公里,只能在港深共享的「四灣」填。當然深圳填海不會填過界,但是望着人家海那邊熱火朝天的填海景象,香港人心裏愉快嗎?

第五個理由:新加坡也有發展大計。新加坡過去30年填海造地超過1.3萬公頃,佔該國原有面積達約四分之一。新加坡最新計劃,預計在2030年,人口將增加到650萬至690萬,故再填海在2030年把國家土地面積再加大7%,屆時可多建70萬個房屋單位。香港難道不想反超新加坡?

第六個理由:中國將為菲律賓填海造地208公頃。筆者曾提出,借國家在南沙島礁吹沙造陸的世界一流的疏浚船隊來香港幫助填海。現在,機會已失。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訪華時,親自見證該船隊與他家鄉棉蘭老島簽約,用兩年時間填出4個島共造地208公頃。被杜特爾特喝了頭啖湯,真是心有不甘!

香港需要的「新玫瑰園」大計,應該是一個比政府的「2030+」更加宏大的計劃。「2030+」提出「3條發展軸心」概念,包括連接北大嶼山、洪水橋、屯門和元朗南的西部經濟走廊,連接古洞北、落馬洲河套區、蓮塘口岸的東部知識及科技走廊,以及涵蓋6個過境通道的北部經濟帶,同時在交椅洲和喜靈洲將進行大規模填海約700公頃,其規劃不能說不大。但規劃仍指出,即使按這個規模開發,本港將仍欠約1200公頃用地。

要做到未來用地零缺口

因此,我們不能不問:為什麼不做一個能夠完全滿足用地需求的計劃呢?如果,是以「2030+」作為未來香港「新玫瑰園計劃」的藍圖基礎,那麼,第一點修改就是還要增加土地開發,要做到「未來用地零缺口」,這樣就可以破除市場供應不足的預期造成樓價持續飛漲;而政府也可以及早取消「辣招」,恢復市場自由供求,促進經濟健康發展。因此,可以設想的是,還要增加填海面積,包括在南丫島到鴨脷洲之間。再多填1200公頃又何妨?

第二點修改是,還要有交通配套。可以大膽設想,在填島後修兩條跨海大橋,一條從愉景灣到坪洲、交椅洲再到青洲,到域多利道;另一條則是經喜靈洲、南丫島連接大嶼山和鴨脷洲。這個野心可能太大,但是,一旦實現,那將是一個怎麼樣的香港啊!

第三點修改也是極度大膽,那就是將走向式微的貨櫃碼頭搬遷到新填海島,原址改住房。這是馮檢基曾經提過的。相信,現在的貨櫃碼頭未來就是「黃埔花園」、就是「太古城」。當然,「新玫瑰園」大計也是分期進行,重要的是,新特首要有且及早進行一期工程。有哲人說,新領袖就是民眾新希望的化身。

文:劉瀾昌(資深傳媒人)

原文載於《明報》筆陣(2016年11月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