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電影如何本土?

作者:游學修(學舌鳥揸FIT人,機緣巧合下編導演了短片《陳浩南教書篇2014》,所以誤打誤撞創立學舌鳥。並非存心以影片搞社運,只是目前社會無法逃避政治題材。以前想做電影,現在做的也算是電影,將來也只想做電影。)

港人近年常討論「本土電影」,在「本土」的定義上大家亦有分歧。我認為,本土電影不一定只限來自本地的資金,最重要是她在說的是關於本地的故事,本地的社會、人和事,亦不需要與政治直接掛鈎。在這個定義下,過去一兩年我根本未見過有任何一套主流商業電影稱得上本土電影,更常見的是掛羊頭賣狗肉,以一兩句萬能對白疑似道盡香港苦況,然後去講其他故事。

 瑕不掩瑜的本土電影

然後,我看了《五個小孩的校長》。老實說它的題材不是我杯茶。我之所以入場是因為它已經成為票房奇蹟和熱話,本着學習心態我必須一看。我不想神聖化這部電影,有挺多的處理甚至略嫌老套,但她有著在香港電影已經久違了的東西──「真誠」。電影的老套、公式、「沉悶」,一一被演員們的真摯演繹蓋過了,瑕不掩瑜。

上年我在電影公司當見習生的時候,曾與《五》的導演關信輝見過一次面。那天是《五》電影大綱誕生後第一次會議。會上關導述說故事時,多次淚流滿面。關導他是真心想講好這個故事的。那天,我就像電影中的清潔工人黃文慧一樣,「今日唔執聽日執」,這樣的故事我不覺得香港人會欣賞。

時至今天,我仍然覺得《五》在票房上的成功是奇蹟,但他就是成功了。原來我們已經很久不見這類從心出發,用心說故事的電影。太多假大空,太多堆砌,太多金碧輝煌。全香港演員,以小孩子做中心的一部溫情催淚(都是坊間愛用的stereotype而已)電影,那一片真心,真比鑽石黃金。於我所見,《五》是唯一一部能夠揹得起「本土」二字的電影。

上星期香港電影金像獎,噓聲四起。小弟晚輩,半隻腳還在行外,未有資格評論什麼。我只想說,想代表香港年青一輩說。那個頒獎台,曾是我的夢想,現在還是。她也是千千萬萬年輕人的夢想。能出席的每位台前幕後,都是我們的偶像,我們看你們的電影長大,我現在還在惡搞、仿效你們的電影。香港人需要你們製作出色的電影,真正的電影,讓夢工場繼續做夢工場。那個頒獎台,希望將來仍然會是我們的夢想。

(標題為編輯所擬)

原文載於明報世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