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傑偉:令人難受

湯家驊由泛民轉入建制,在網上被罵,狗血淋頭,我覺得難受,湯渣前湯渣後,大家唔好咁躁啦好唔好!政見呢家嘢,好鬼死「通識」——多角度吖嘛,要睇吓政見背後嘅理由。泛民建制互睥,見你前面憎你後面,何必呢。

一直以來,我對湯兄不妄下定論,轉軚與否,各有因由。母親節當日,參加《鏗鏘集》四十周年分享會,第一次聽湯兄現身說法,才較肯定地說,坐在台上的這位政治家,令人十分難受,廣東土話係——惡頂。

萌生反感,主要不是其政見,而是他的double talk。「我唔係領功……」然後就是領功;「我𠵱家好開心……」在場的人都覺得他深深不忿;「我唔係好明白今天的年輕人……」然後就剖析港青抑鬱、憤怒、充滿仇恨……他說要與張曉明等中方的香港代理好好溝通,為什麼又不去與廢青溝通?為什麼不試試明白新一代港人心裏所憂何事?他不停說忠於自己,決定參政,但因此做不成大法官,佢又話難過;一邊話為香港出一分力,卻又不停說,如果唔參政,我做律師可以賺好多錢,再強調,係「賺好多錢」,行會薪金,都唔夠佢交律師樓租金。你忠於自己嘅決定,就唔好兩頭望,錢錢錢掛口邊。

最惡頂係,佢話自己代表所有香港核心價值,然後說他以前都係住板間房,如何在獅子山下拼搏而有今日成就,你哋啲年輕人唔好咁灰……唉,救命!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8年5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