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傑偉:佛粉

世侄女對基督教很多意見。電影《一念無明》有一場,余文樂參加崇拜,前女友心中充滿仇恨,但口裏不停說愛人如己、要寬恕傷害她的人。教友助陣,唱詩祈禱,導演擺明在批評基督教「大愛壓死人」。我每次跟世侄女講耶穌,佢就拿這場戲來借刀罵人。聽她說,年輕人中間,尤其自稱文青者,愛以「耶╳」(粗口)標籤基督徒,指其正能量爆發但不近人情。

佛教也有不少乞人憎的「佛╳」,但我想用個斯文一點的名稱,叫「佛粉」比較好聽。朋友信佛的不少,都是和善居多,佛經讀通了,做人冇乜所謂,令你感受到平和的「氣場」。但就我所見,也有一些惡頂者,貌似放下偏執,但內心有把尺,鐵一般頑固,老是喜歡「點醒」身邊的人。例如有個朋友,苦苦追女仔而不得,跌入情網久矣,就被「佛粉」見一次罵一次,「好心你跳出嚟啦,如此下去,苦海無限loop」。老是評說身邊的人執迷不悔,他自己就看破紅塵。

如果「佛粉」加New Age就更頭痕。另一個「新紀元佛粉」,佛經滾瓜爛熟,一時教我飲黑豆水,跟住又飲海鹽水,又說用尿洗腳可辟邪氣,最近還愛上了拍攝「鬼影」,說人世間到處都有靈體,邊說邊拿出手機,給我看的照片,裏面捕捉了暗藍色「光波」……施主,夠了,我還是喜歡做個凡人。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8年5月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