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克龍 哲學家總統?

法國總統候選人馬克龍(Emmanuel Macron)今天進入第二輪選舉。執筆之際,民調顯示他今晚料得票近62%,可說穩勝。香港媒體大肆報道他年輕時的師生戀,妻子比他大24歲,很可惜,這不應是選舉的話題,更不應該是評價馬克龍的標準。那麼,該如何評價這位準總統?我們嘗試看看他向傳媒標榜的哲學背景,再談他的政綱有什麼理念,最後分析他在今次選舉的成功和責任。

馬克龍受哲學啟蒙

馬克龍和其競選團隊經常標榜他的學術背景。他曾是巴黎第十大學的哲學碩士生,碩士論文關於馬基維尼(Machiavelli)和黑格爾(Hegel)的公共利益(intérêt general)的概念。

他經常標榜做過利科(Paul Ricœur)的編輯助理。利科是二十世紀法國極其重要的哲學家,在現象學、道德哲學、歷史哲學和宗教哲學均有嶄新貢獻。如果你翻開利科晚年的大作《記憶、歷史與遺忘》,就會看到利科鳴謝馬克龍的編輯校對工作。馬克龍曾向傳媒說:「利科令我去幹政治,因為他沒有做到。」這句話真假大概無從稽考。但是,熟悉法國政治的人就會知道,他宣揚其哲學背景,意圖躋身法國著名政治家羅卡(Michel Rocard)派系的行列。羅卡是法國戰後著名的社會黨左派政治家,曾任總統密特朗(Mitterand)政府裏的部長和總理,亦是社會黨的靈魂人物。人們都會記得羅卡和密特朗的知識分子形象,羅卡著作數十本,主張市場經濟,反對國有化,推動海耶克(Friedrich Hayek)的著作翻譯成法文,因而被稱為左派第二代,甚至是新自由主義的推動者。馬克龍亦稱自己屬於羅卡派,和前總理瓦爾斯(Valls)一樣,是社會黨內的右派。羅卡在1990年代初跟利科對談,討論「公義與市場」,馬克龍明顯想令人注意他也一樣和利科有某種思想聯繫。事實上,馬克龍在法國左傾學術思想雜誌《精神》(Esprit)發表過6篇論文,無庸置疑,他有一定的哲學和政治學訓練。

兼採左右的中間派

但是,馬克龍是否哲學家參政呢?讓我們看看他在文化、教育、經濟和政治方面的政綱。

文化方面﹕他強調不會減少一歐羅的文化開支;投資200萬歐羅予文化創意產業;公立圖書館將在晚上和周末開放;18歲年輕人將享有500歐羅的「文化通行證」來享受各種文化節目;加強向外推廣文化團體等。

教育方面﹕小學和初中禁止學生使用手機;增聘4000至5000個教師;為了增強小學生學習成果,在某些需要支援的地區由目前平均24人一班,減至12人一班;鼓勵院校合併以建立世界級大學,增強大學辦學自由空間,增設10萬個專業培訓的職位;專業高中和大學必須公布近3年學生成績。

環境保護方面﹕立例規管剝削動物的福祉(bien-être);增設電動車的充電設施;對購買減少污染的車輛給予1000歐羅優惠;增加碳排放稅;至2025年減少核電消耗至全國50%。

經濟方面﹕減低企業生產成本;增強企業和員工自定工作條件;鼓勵企業和投資者引入專才;投放國民生產總值3%到產業研究和發展;增設對獨立工作者(travailleurs indépendants,我們稱為freelance)的社會保障;不會觸碰退休年齡和退休金計劃。

政治方面﹕減少三分之一國會議員人數;增強議會監察政府施政的能力;保留憲法49.3條,維持總理可以繞過國會通過法案的權利;禁止部長和議員聘請其家屬。

這些政策看上去,跟哲學家講求的政治理念和理論似乎無多大關係。

管理的現實主義

總括來說,馬克龍在文化、教育和環境保護方面運用了大量左翼的理念,提倡公平、文化權利、機會平等、停止剝削環境等。雖然他宣稱自己的政黨「前進!」(En Marche!)非左非右,但實際上他較接近社會民主主義中的右翼,政綱傾向鼓勵經濟放任,減少政府規管,勞動彈性化,促進投資來增加就業機會,要求教育界進一步面對全球競爭。在政治、文化和環保方面,很明顯馬克龍盡量不觸碰社會的重大爭議,如去年憲法49.3條和勞動法改革的爭議,文化政策上沒有積極促進社會平等的政策,環保政策亦沒有具前瞻性的策略,很大程度是繼承現任總統奧朗德的施政。對於處理恐襲、法國跟歐盟的關係、對非洲和中東國家的國策,完全遵守中間路線,既不像極右的馬林勒龐(Marine Le Pen)那樣激進,又不及左翼哈蒙(Benoit Hamon)和極左梅朗雄(Jean-Luc Mélenchon)那樣進取,例如哈蒙主張2050年100%採用可再生能源,把保障環境中的公共財產(bien communs)如水和空氣寫入憲法,設立全民基本收入來解決貧窮問題;梅朗雄主張5年內增加高等教育開支一倍,資助合資格大學生每月800歐羅,撤銷旨在控制和加劇競爭的大學評鑑制度。

馬克龍雖然不是文化和政治上保守的右派和極右派,政綱極為務實,但比起百多年來法國的左派理念,推動人類平等發展和民主政治改革的路上,則顯得相當落後。即使他的中間路線能夠取得民眾信任,也只會是一個年輕、相對少政績包袱的技術官僚,他給予法國人的承諾,正如研究利科的學者皮爾雄(Jean-Philippe Pierron)所言,只是「管理的現實主義」。利科20多歲時接受社會主義思潮,在風起雲湧的1968年,他告訴我們:希冀(espérance)令人自由,因為人們運用創造力去想像可能的世界,自由就是對可能性的熱情。馬克龍太年輕,應該未上過這一課。

無力應付社會不平等

跟馬克龍有關的哲學家其實不止利科,他稱當年的深入研究文憑(DEA,約相等於碩士學位)的論文,由哲學家巴理巴爾(Étienne Balibar)所指導。巴理巴爾是國際關注的政治哲學家,師承法國戰後最重要的馬克思主義者阿圖塞(Louis Althusser)。他回答傳媒提問關於馬克龍的學習情况時表示毫無印象。總統選舉第一輪結果揭盅後,巴理巴爾聯同許多知識分子聯署呼籲法國人在第二輪投票給馬克龍,並不是因為他們覺得馬克龍值得支持,只是為了「避免最壞的情况」,任由仇外、恐同和支持威權的馬林勒龐勝出。另外,巴理巴爾發表了一篇長文〈沒有另一種歐洲,就沒有法國〉,當中嚴厲批評馬克龍,指他以為聲稱非左非右、同時兼探左派和右派的措施就能管治好法國,不過是幻想。巴理巴爾批評現在的競選辯論,大家有意無意間把法國社會目前的爭論簡化為國族主義(馬林勒龐)抑或全球主義(馬克龍),封閉(馬林勒龐)抑或開放(馬克龍),根本沒有正視社會深層的分裂。大家不要以為中間路線就能修補社會裂痕,巴理巴爾強調,階級間的衝突根本沒有消失過,學生、工人、中產階級、中小型企業家和退休者等,生活各方面都受到資本累積和謀利的效應所影響,選舉辯論只不過把社會不平等的問題,轉移到路線和口號分歧,沒有改變社會的經濟結構、工作方式和政治行動的空間。

極右揮之不去

事實上,人們都很清楚馬克龍的政綱不能處理社會不平等問題,在選舉當天的民調裏就可以看到。根據Sondage OpinionWay在第一輪投票當日的調查,我們看到18至34歲群體裏,25.7%人投票給馬林勒龐,24.6%人投予梅朗雄,馬克龍只得票21.6%。在另一些民調裏,基本上可以看到佔全國人口近六成的普羅階層(classe populaire)同樣有類似的特點,34%支持馬林勒龐,24%支持梅朗雄,只有16%支持馬克龍。在失業群體當中,馬林勒龐(30%)和梅朗雄(27.5%)的得票更為接近,馬克龍(17.9%)仍然是最低。從現實政治的角度來看,我們可得出幾點觀察。

第一,馬克龍之所以勝出,是因為在上一屆扮演團結中間偏左選民的社會黨和中間偏右的共和黨人(前稱UMP),今次未能發揮作用,2012年奧朗德28.63%,今屆哈蒙只有6.36%,相信大量選票流向梅朗雄和馬克龍,因此有利馬克龍在第一輪出線。第二,當社會黨和共和黨人失信於選民後,選民轉向更激進的極左和極右,馬林勒龐和梅朗雄得票同樣快速增長,因此有評論人認為,只有梅朗雄的「不屈服的法國」路線比社會黨更能有效牽制國民陣線(Front national)。第三,即便如此,馬林勒龐得票升幅遠超梅朗雄,尚未計梅朗雄的票源中有一定部分來自上屆社會黨,估計梅朗雄實質的得票升幅遠低於馬林勒龐(仔細數字有待分析),普羅大眾支持馬林勒龐成為持續的趨勢。有論者認為,這跟法國極左、左派和右派對待極右派的策略有關,他們完全拒絕跟極右合作,極力攻擊極右為反民主反共和的弊端,不僅聯手排斥其在總統寶座之外,就算在地區議會(Conseil regional)的選舉上,他們也會聯手拒絕和極右在第二輪選舉中合組名單。基於地區議會選舉第二輪中,得票最高者可取得三分之二議席,等如奪取該地區的控制權。這種策略導致國民陣線在制度上往往成為少數,自然更有利他們向民眾宣稱被排斥在權力之外,支持他們就等如向統治精英討回人民的權力。

社會黨已死

最後,我們看到這次選舉中社會黨處於分裂,馬克龍並非毫無責任。馬克龍寧願自己獨立參選,也不依附社會黨,又不願參與去年左翼候選人的初選,完全破壞左翼的團結。他早前開始籌組國會選舉時,揚言不接受任何有其他黨派身分的人加入「前進!」。政治前途就在眼前,自然有不少人願意離開社會黨加入馬克龍的陣營。馬克龍代表放任的自由經濟路線,跟哈蒙代表社會平等的左翼路線是社會黨內的根本分歧,瓦爾斯在左翼初選中敗給哈蒙,但卻背叛初選的原意,一早公開表示不支持哈蒙,授意馬克龍,美其名為相信馬克龍更有效抗擊極右。面對這樣的形勢,難怪社會學家Bruno Karsenti說社會黨已死,哈蒙一派未成氣候領導中間偏左陣營。但是,梅朗雄得票19.58%告訴我們,社會主義仍然活着!馬克龍意圖為自己創造新的中間路線,是否成功還要看未來5年,但他肯定忘記了利科和社會主義的初衷。社會主義看重社會上人與人的關係先於競爭和經濟利益,講求聯合行動來改變生活方式,靠一個人的魅力可以拿到選票,但換不到團結。

文﹕劉況

編輯﹕馮少榮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原文載於《明報》星期日生活(2017年5月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