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家輝:《猿人爭霸戰》當動物懂人語

三年才拍一齣的《猿人爭霸戰》,延續了猿人系列的刺激張力,不算太讓人失望。

對於科幻片,我向來不喜歡外星人或異形之類,嫌其「人味」過淡,有著遙遠的距離,不太容易認同想像。人猿的距離則剛好適中。不是說人和猿有遠親關係嗎?看人猿造反,等於看人類相鬥,只不過前者終究多了若干「獸性」,而獸性也不見得必是壞事,那可能代表質樸、直接、原始,正是人性愈見失去的價值。當人猿和人類相鬥,誰是忠誰是奸,便很曖昧了,而愈是曖昧的情節,愈為耐看,不是嗎?

更何况戲裡的人猿懂人語。仍然深刻記得第一集《猿》片的末段震撼。主角凱撒歷盡遺棄與欺負,挺身領導反抗,壞蛋罵他是畜生,他瞪眼怒目,突然說出一個英語單字:No!著著實實地把觀眾嚇一大跳。

驚恐什麼?

與其說是感到意外,不如說是畏懼,在聽見「非人」說話的一剎那,清楚知道人類優勢將蕩然無存,語言就是創造,語言就是累積,語言就是文明的延續基礎,人類在語言世界裡成就一切,而當動物亦有細緻複雜的人語,他們的智慧位階已非我們所能掌控,如同當電腦懂得自由說話,人與「非人」的邊界即告崩潰。

話說回來,動物說話在某程度上已是事實。科學家近年研究貓和狗的腦電波,找出了某種固定的情緒甚至思考模式,並透過電腦程式轉譯,再合成模擬為人語;把儀器插進牠們的腦袋某些區域,當一隻貓覺得肚餓,腦電波轉傳到合成機,喇叭即會說出「我餓了!」之類人類聲音,中英法德日韓各式語言隨你譯出,語調更可變化,小貓說話可以比較嗲萌,公貓說話比較粗獷,隨你喜歡,一切只由程式決定。

餓了、睏了、渴了、生氣了、開心了……動物有什麼意念便可發出什麼聲音。在此等儀器普及商品化之後,買一具回家,不必再付錢找什麼「動物傳心師」,你可直接跟親愛的寵物溝通,知道牠們的所思所感。萬一你的小貓咪有一天忽然說「我愛上你了,想跟你上牀」,請不必驚訝,動物也有感情也有性慾嘛,請以平常心待之,天人合一,人貓一體,不亦是很自然的事?

而科技操作總是雙向道,你或也可以對貓狗說話,機器會把你的心意轉譯成貓言狗語,輸到牠們的腦部區域,牠們聽懂了,自有反應。

你終於跟小貓咪成為知己,it’s a long way, baby,恭喜。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7月19日),原文題為〈當動物懂人語〉,現題為評台編輯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