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家輝:三不司機

急景殘年,血迹斑斑,難免替新年氣氛添上一抹哀傷。事件仍在調查中,據說是有人亂飛車,心情不好,脾氣不良,而且,一向以來都是「駕駛態度不佳」云云。遇上這類「三不司機」,死傷者以至所有香港人唯有嘆句不幸。

年尾的馬路狀况確實特別混亂,空氣裡有一種很詭異的倉皇氣氛,彷彿所有人,尤其駕車的人,都在替一年趕寫一個大大的句號,或狂奔,或疾駛,彷彿都在趕著完成些什麼。元旦亦是過年,同樣路上人多車多,但那時候頂多是急而不至於亂,唯獨到了農曆年尾才有亂成一團的失序感覺。到底是華人,到底是新春,坊間一直都說「去舊迎新」,意思是「去」與「迎」其實有著相近的重量,這重量把人壓得喘不過氣,馬路即變戰場,喜氣之中有著緊張。

是的,失序,正是這幾天開車上路的感覺。大巴小巴的士之類交通工具,平日已經常見橫衝直撞,這陣子更是徹底亂了章法,忽左忽右,高速切線,突然煞車,每個司機大佬都在搶奪每道空隙前往目的地,甚至淪落到為搶而搶的境地,心裡似有一股氣焰燃燒,必須依靠搶奪的動作始可澆水平復。人人戰鬥格,個個都是「火宅之人」,很難不鬧出大大小小的火爆場面。

前幾日從尖沙嘴開車上到九龍塘,廿分鐘路程目睹了三宗車禍,私家車撞的士,小巴撞大巴,司機都下車理論,不,下車吵鬧,在車裡聽不到他們罵些什麼,但觀其臉容之猙獰,想必是生殖器官滿天飛,互向阿姨致送問候say hi。交通警察站在旁邊,滿目無奈,維持治安變成「和事佬」,此時候特別挑戰EQ,稍有失控,加入戰團,容易轉型為警民衝突。

「包容」二字總是易說難做,除非是建制派對鄭司長式的包容。能做的只是求天保祐,千萬別遇上「三不司機」,遠離不幸,便是運氣了。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8年2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