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家輝:何不租賃半山區?

一地兩檢爭議糾纏不休,有資深大狀認為把西九總站部分「租賃」予內地政府,便不存在違反基本法與否的問題,而人大有權改變香港特區屬土版圖,所以,「這可能是唯一的解決方法」云云。

姑不論此議是否可行,至少非常有想像力,香港特區忽然有了自己的區內「租界」,一國兩制內再有「一區兩界」或「一區兩制」,槓上開花,想起即感過癮。其實把海關租給另一個行政實體乃「復古之議」,清末民初皆有先例,或是吃了敗仗,或是向商團借款,解決方案之一便是把關口出入事務交到外人手裡,海關當然由外人接管,海關本身便是租界,由收稅到檢查到拉人到放人皆由外人說了算。資深大狀以前寫過不少文章推崇他所敬佩的汪精衛,猜想其對中國近代史必有深刻了解,向歷史取經,集古制與今議於一身,妙計多端,果然是周星馳式的金牙大狀的當代版本。

無論如何,「租賃」之議,足以引動聯想和創意,有了一便易有二,有了二更可有三,既然人大有權改變特區版圖,一旦有了現實需要,大可隨時添食,譬如說,把金鐘道以上的半山地段全部撥離香港,劃歸中央直轄,即可方便逮捕以香港為庇護站的內地企業奸商和貪官及其家屬。這個區域早已是「普通話特區」,愈貴的豪宅,愈由「普通話人」掃貨佔領,其中不少人的財路非常不明,中紀委想找他們談話查案,欠缺正途,困難度頗高;如果這區由阿爺直管,所有問題迎刃而解,亦不存在所謂跨境執法的尷尬問題。

若此議可行,山頂應建幾個停機坪,讓執法人員把助查人士送上直升機,三分鐘即可轉運到西九高鐵總站,不必穿越「山頂租界」以外的特區地面馬路,免有越權之虞。

其實如果地理空間可以租賃,行政空間為何不可?有些問題既然特區政府的所謂創科高官無法或不願解決,不如讓中央政府來管好了,譬如說,香港「惡的」橫行而Uber又遭禁,老百姓變成最大的受害者,反而內地各城各市的各式手機叫車服務方便到無倫,何不由人大一聲令下,把這方面的政策和行政權撥交中央,讓其把內地的成功經驗直接移植到特區,造福香港廣大市民?從此以後,香港人有便宜的「滴滴打的」之類的快車可搭了,並可創造就業機會,何樂不為?

資深大狀之租賃建議,一石激起千層浪,或是對一國兩制開啟了另一生機,香港人,千萬別忽視啊。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7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