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家輝:佛系特首

議員上周質詢廣東話與母語的關係,林特黑臉拒絕:「我唔會答咁無聊的問題!」儘管視民意代表如無物,徹頭徹尾地不尊重,卻亦別有趣意,使人聯想到禪門公案裡的各式無厘頭對答。

《禪語錄》不是記載了許多嗎?

隨手翻看即見,而各式對答皆有套路,通常是,弟子向禪師拋出問號,或問什麼是佛祖東來意,或問是風在動或旗在動,或問到底什麼是佛,或問究竟什麼是道,諸種問題直指修行核心。可是,禪師偏偏不答,或抬頭看天,或俯首望地,或慈眉善目地叫徒弟喝茶去,或怒目金剛地把弟子罵走,總之,或不理不睬,或答非所問,比周星馳更周星馳。

這樣的回應方式其實是提醒徒弟無謂庸人自擾,也等於對徒弟說:「我唔會答咁無聊的問題!」只不過古之禪師比今之特首更為高段,不屑或不忍直接拒答,寧可轉個圈點醒對方,而這,亦算另一種形式的尊重:讓你自己反省,讓你自己思考,畫公仔不畫出腸,不公開羞辱你的智慧。

由這角度看,包括我在內的社會大眾恐怕誤解了林鄭特首。她不答議員提問,並非真不想答,而是志在仿效古之禪師讓議員自行省思答案,只有自己想出來的答案才會記得深刻,也才是真正屬於你的善知識。可惜的是,這位「佛系特首」的語言功力稍遜一籌,性格也較驃悍,忍不住吐出「無聊」二字,畫公仔出了腸,扼殺了禪門對答的含蓄風景。

林鄭確是「佛系特首」,常吐禪式妙語,例如「冇驚喜即係冇驚嚇」,又如「官到無求膽自大」,再如「天堂已預留位置給我」……在在皆耐人尋味。母儀天下在前,她的手下自亦有樣學樣在後,張建宗說狗仔隊對立法會議員「不是監察,只是觀察」,即為範例。佛系特首,佛系高官,佛系政府,香港從此進入佛系年代。阿彌陀佛,善哉善哉。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8年5月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