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家輝:其實是文化罪人

「香港位於中國南方」八個字竟然惹起爭議,可笑之餘,更屬悲哀。悲哀有三:

首先顯示香港教育官吏的「愛國唯恐不及焦慮症」已經到了非常嚴重的失控地步,在北風凜冽的狂吹壓境下,執起雞毛當令箭,手持放大鏡審查香港日常的每個細節。

其次反映香港教育官吏的中文水平已經到了令人倒胃的不堪地步,以九流的語文思維去檢查香港課本的每個字詞,既令莘莘學子本已脆弱的文化根基加速沉淪,更直接綑縛他們的思考彈性。

最後是上述兩者相加相乘,令香港人的頭腦和語文皆像吃了大量的三聚氰胺,從此膠化,永不超生。

問題其實非常簡單:如果「香港位於中國南方」不對,是不是,美國課本也不可以說「紐約位於美國東方」、「洛杉磯位於美國西方」、「倫敦位於英國南方」、「曼谷位於泰國南方」……?難道這麼一說,人家就是搞紐獨、洛獨、倫獨、曼獨?為什麼人家不怕,我們卻怕?這不是焦慮症嗎?這不是自己心裡有鬼嗎?

真正關鍵在於如何理解「位於」,以及「收回」。漢語方塊字向來具備理解和表達上的強大彈性,亦即一般所說的「言簡意賅」,作者選用某些字詞,不一定是為了別有用心地「一語雙關」,而只是不會和不願低估讀者的理解水平。任何寫讀溝通皆有所謂「語境」,在既定的語境下,當我用最簡約的字詞已足表達意思,便毋須畫公仔畫出腸,囉唆累贅,否則,既侮辱了讀者的智慧,更斫殺了文字的優雅風景。

這樣的讀寫默契,展現的是從容的文化精神,是深厚的文化素質,是大度的文化自信。而如今香港的教育官吏硬指「位於」和「收回」不夠準確、有語病等等,若真成為特區課本的語文使用指引,其實是「反中國文化」,嚴重違反傳統文化精神。愚笨或假裝愚笨的官吏,你們其實是文化罪人呀。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8年4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