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家輝:原來只是失調

世界盃熱潮下,政府加強宣傳賭波之害,看了電視宣傳片我才後知後覺,原來酗賭已經不再叫做酗賭或病態賭博,而叫做「賭博失調」;酗賭似乎已經變成負面標籤,有失體面,甚至事涉歧視,容易被說成不夠體貼。

酗賭也者,爛賭是也。如果酗賭是負面,爛賭必亦是。於是,我第一時間打電話給我的母親道歉。

「喂,阿媽嗎?唔好意思,誤會了你這麼久,咁多年來大家一直叫你做『爛賭二』,有辱你的名聲,罪該萬死!」我誠懇地說。

母親在電話筒那邊一頭霧水,問道:「我唔係爛賭?冇理由喎。唔係爛賭,咁我係乜嘢?」

「你只係賭博失調,據說是一種心理毛病,大家應該幫助你、扶持你、體諒你,而唔應該嘲笑你、看低你、怕咗你!」我再度誠懇地說。

母親顯然聽不明白,畢竟被喚了幾十年「爛賭二」,如今竟然不再是爛賭,聽起來肯定不太習慣。所以她說:「爛賭就爛賭吧,點叫都係一句,我承認自己爛賭,有乜問題?賭錢咋嘛,又唔係偷,又唔係搶,有乜咁唔見得光?失乜鬼調?我只聽過『月經失調』,唔知道乜鬼係賭博失調。黐線!」

我馬上糾正這個「自甘墮落」的母親,道:「唔係黐線,係思覺失調!話人黐線,有歧視的成分!阿媽,活到老、學到老,你要與時俱進才行!」

我母親說:「失調失調,乜都失調,真唔明白你搞邊科。你老竇酗酒,是否以後要叫佢做『飲酒失調』而唔係『醉酒佬』?你舅父成日講粗口,是否要叫他做『語言失調』而唔係『爛口佬』?你表弟成日同人打架,是否要叫他做『肢體失調』而唔係『牛精佬』?呢個世界,路係自己揀的,哪來這麼多失調?」

我想了一下,覺得母親不無道理,然而轉念又想,把「失調」二字掛在嘴邊似乎較有水平,檔次較高,也較科學,因為這是心理學家用的修辭,據說能夠把很多負面習慣和行為「去污名化」,有助加強當事人的自信心,鼓勵他們放棄舊習,重拾積極光明的正面人生。所以,我堅持糾正母親的落伍思想,提醒她道:「總之幾十歲人就唔好再賭咁多啦,失調始終不是好事,有需要幫忙就搵心理醫生傾傾。」

我母親在咔一聲掛掉電話前只再說了一句話:「失調你個死人頭。係咁先,唔好阻住老娘出門開枱!」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8年6月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