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家輝:司長,千萬別辭職啊!

鄭司長的僭建紀錄爆完再爆,原來是個「積犯」,讓人看傻了眼。但她意志堅毅,屢再表明,不會辭職,笑罵由你,而且要等到準備妥當才會去立法會解畫,過完春節再說,拜完年再說,大家鬥長命吧。

這其實未嘗不是好事。因為江湖盛傳,鄭司長一旦下台,換馬上陣的可能是更不堪的人選,兩害取其輕,所謂lesser evil,其實信仰法治的香港人應該努力保住她。

在這樣的盛傳裡出現了一個名字:林公公。對,就是那個臉白唇紅的林公公。就是那個不管你問什麼他都給予相同答案的人肉錄音機林公公。就是那個雖有大律師證書卻無執業資格的林公公。就是那個曾經令許許多多香港人感到惡心厭棄的林公公。他是前朝再前朝的無能官僚,前朝上台後,不要他了,他便退休去讀書云云,聞說他讀的是神學研究,魯迅曾說民國官員「有病不求藥,無聊才讀書」,林公公正是當代高官範例之一,香港版,特區版,以肉身遙遙呼應大先生的冷嘲熱諷。

林公公的名字是嚇人的,或已到了讓人聞風喪膽的地步了。理由倒不是他一旦上台能做什麼壞事,在現今世態下,其實誰上台都一樣,根本沒有所謂lesser evil,說有,只是自欺欺人。林公公重返江湖之所以是恐怖消息,主要因為他的造型極劣,確實像個公公,每回在鏡頭面前重現,例必仰頸望天,鼻喉朝上,嘟起兩片跟其人其臉極不相配的紅嘴唇,小眼睛裡偶爾閃出幾道狐假虎威的得戚寒光,「皮相厭惡指數」極高。

求求你,香港人沒法再承受這樣的視覺攻擊和威嚇了。破壞法治就算了,請別再找林公公,請給香港人的視覺尊嚴留些底線,請別再對香港人的眼睛進行恐怖主義式襲擊。

求求你,鄭司長,別辭職。你愛僭建就僭建,只要林公公別再來,我便愛死你。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8年1月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