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家輝:唱吧,唱吧。

葉劉一句「用廣東話唱國歌」引爆了網上的惡搞熱潮,無數粵語版國歌視頻現身,或戲仿或嘲諷,盡情唱盡喜怒哀樂,彷彿皆想趕搭尾班車,趁《國歌法》生效前大唱特唱,安全地。

但,萬一,我是說萬一,《國歌法》跟 DQ 釋法一樣具有追溯力,惡搞網民就「大鑊鳥」。凡唱過的,必留痕,有根有據,網民們準備洗淨籮柚去坐監。幸好據目前迹象顯示,法例尚不至於溯及既往,否則內地同樣有無數的普通話版惡搞國歌,公安同志可沒那麼多時間去把所有人緝捕歸案。

毫不意外,有許多居港內地人到網上挑機,勢兇夾狼地堅稱國歌只准用普通話唱出,任何方言版本,無論唱得如何正經八百,仍屬「有辱國家尊嚴」,更「深含地域分裂主義成分」,新法生效後,必須抓。葉劉請聽好,今天起趕快練好普通話,十一之後,改弦易轍,知錯能改,嚴管你的舌頭,別再以粵語入曲。

是的,嚴管你的舌頭。同時也要嚴管你的態度。對於所有涉及國家的符號與裝置,皆須尊嚴,只能用一種聲音(普通話)去唱去說,更只能用一種態度(嚴肅)去唱去說,你不該有也不准有放肆的權利。一旦越軌,被抓被罰,你活該,或如阿邊個所說,你求仁得仁,完全不值得可憐。

唱歌,是娛樂,卻又可以不止是娛樂。中學老師不是說過這樣的古話嗎?「情動於中而形於言,言之不足,故嗟嘆之;嗟嘆之不足,故詠歌之;詠歌之不足,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情發於聲,聲成文謂之音。治世之音安以樂,其政和;亂世之音怨以怒,其政乖;亡國之音哀以思,其民困。」

音樂以至各類藝術創造,跟國運國勢有著如此緊密的關連,當然要嚴控慎管,豈可等閒視之?中央高官想必都是飽讀詩書之士,深明此理,才有《國歌法》的出現。所以,看見此法,我們應該替國家感到高興,它的訂定是具體而微地展示了立法者的文化深度和厚度,是數千年來中國歷史傳統的精華思想結晶,王政復古,王道行古,中國人真是了不起啊。

《國歌法》是重要的,特區政府有責任透過本地立法予以落實,並且應該善體上意,加碼推行,在所有發出的電台和電視牌照裡列明,每天須播國歌廿四遍,一小時播一遍,提升港人的國家意識。擔任主持者更須通過「國歌標準唱法考試」,以便隨時在咪前演唱,親作示範。歌聲頌中華,香港特區,責無旁貸。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9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