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家輝:壞少爺

北韓試射氫彈,國際社會雞飛狗跳,金三胖看在心裡,必像孩子般高興得拍手大樂。而且愈是雞飛狗跳,他愈必得寸進尺,試射威脅,陸續有來,不在話下——他根本就是個頑皮的bad boy,心裡盡是不安全感,把別人激怒,在激怒的過程裡尋得存在感,便是他的安全感來源。

但話說回來,北韓發展核武,雖違聯合國限核協議,亦令國際擔心,卻不一定沒有他的道理。核彈,正如其他所有大型殺傷力武器,你們可以有,為什麼我不能有?

你會說,擁核國如美國如英國如法國,有長期而穩定的民主制度,有監督,有制衡,甚至有所謂國際安全文明觀念,但,俄國呢?俄國有嗎?中國呢?中國有嗎?印度呢?巴基斯坦呢?以色列呢?他們的民主真算民主?他們的制衡真算制衡?如果你不怕他們,為什麼要怕我?是否只因他們這麼多年來都受你影響或左右,所以可以有核武?又或因為這麼多年來你們都有偈傾,所以你不怕?

有偈傾,才是重點。對歐美世界來說,北韓是地球上其中極少數的「冇偈傾」的國家,美國干預不了她,英國接觸不了她,連中國這個老朋友老兄弟亦對她只有愈來愈微薄的影響力,對於國際社會來說,北韓是「盲區」,而任何「盲區」都等同「蠻區」,會惹焦慮,會惹對抗,更何况北韓確實常有野蠻表現。所以,當北韓試射這樣那樣的導彈,自必更把國際社會推向戰爭邊緣的緊張狀態。

面對北韓,美國其實沒有什麼可行選項,唯有暗中或公開找他傾偈,事緩則圓,反正金三胖不會長生不老,這麼臃腫的壞少爺,隨時心臟病發。打仗,不是選項,牽一髮動全身,特朗普再瘋亦不會願意讓世界在戰爭中毁滅。至於加強制裁,有效嗎?如果有效,北韓也不會是今天的北韓了,以至過往對其他國家的制裁亦不見得有效,反正捱餓的並非掌權的獨裁者,捱餓的老百姓亦不見得會揭竿起義去打倒獨裁者,尤其對金三胖這樣的壞少爺來說,制裁是挑釁,更合他意,可讓他用作藉口再搞三搞四。

所以,唯有傾偈是王道,找方法給他個面子,緊張情况即易紓解。另個角度看,獨裁的壞少爺其實很易掌握,他要的是面子,他最怕的是丟面子,獨裁者如課室裡的小頑皮,如果連他都制服不了,美國就無資格做老大哥了。

目前最大擔心是緊張持續,北韓試射導彈失準,誤射日本或南韓。技術失靈和失手,始是最大的恐懼。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9月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