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家輝:壯士與烈女

鄭女士繼續被揭明知僭建卻仍簽約買樓,而且家財億萬卻仍以首置避稅,前者是明顯的知法違規,後者是蓄意的知法玩法,身為法治首長,到底要負起什麼法律責任和道德責任,且看特區政府對法治精神有何底線要求。如果這樣的人也可以做法治首長,香港崩壞,實在荒唐得使人無話可說。

但從另一角度看,鄭女士的行徑其實極具「香港精神」,那就是精明、精叻、精算,用最取巧的方式取得最穩當的著數,成為人生勝利組的頭面人物。香港人過年不是喜歡在牆上貼「不勞而獲」、「財息兼收」之類揮春嗎?她正是行動上的最佳示範(除了僭建,另一可疑動作是遲至一年多前才補辦婚禮,更遲至上任之後才公開已婚,箇中曾否涉及公務職權的利益瓜葛,已有傳媒在追查)。

負面地看,精明、精叻、精算有個代名詞叫做「貪婪」,凡事貪到盡,千方百計獲得每分好處,有時候甚至不惜冒險偷步,自覺只要有足夠的運氣,必可平安富貴到白頭。殊不知,好運氣總有用完的一天,又或因貪婪遮閉了眼睛以至低估了風險,到了爆煲之日,後悔也來不及。

十五年前有個叫做梁錦松的人,做的其實亦是類似的事情。三月十五日以財爺身分宣布調高車稅,卻原來早於五十五日前已偷步買車,群情嘩然,他用的解釋亦是「唔為意」和「冇避嫌」。當時有 KOL 撰文指出,梁先生出身中環,而「中環價值」向來是有錢賺到盡,他性格未改,在中環會被讚叻仔,在政府則會被罵到瞓街。其後,阿松下台了,不玩了,回家跟跳水皇后生仔湊女,他這個決定,其實應該鄭女士考慮學習,若談「精明」,壯士斷臂而去才是最大的精明。

壯士可以,烈女同樣可以。「百佳精明眼」,不是百佳黃老太的專利,人人可學呀。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8年1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