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家輝:女警之眼看老香港

香港女警,現身何時?

其實跟中華人民共和國同壽。

據凌劍剛先生在《香港警隊開局篇》之查考,早於一九三八年在《保護婦孺條例》通過後,警隊高層已籌謀招聘女警察,但不知何故,一拖便是十一年,直到一九四九年二月廿八日的《華僑日報》始出現這樣的新聞標題:「適應各種工作需要,本港設女警察,初期招女警士五十名,副幫辦三名。」新時代於焉開始。

然而起步工作並不順利。經歷了兩次招聘皆無人應徵,直到第三次,始有女性入紙,一波三折,幸好,總算開花結果。

《香》書指出,招聘工作之所以挫敗,主要因為條件過於苛刻,跟時代現實不太相符。初期招來的女警,如意算盤是不必她們在街上巡邏,只需留在警局搜身和處理文件之類,聽來簡單,但入職者必須懂英語,受過基本教育,體格強健,更要命的是,須接受為時不短之閉門訓練(副幫辦六個月,女警三個月)。那年頭的女人普遍文盲,更難拋夫棄子到警校受訓,所以,警隊有心,女人無夢,招聘廣告食了白果。

半年之後,警隊捲土重來,並從善如流,公開招聘女警十人和女副幫辦一人,條件照舊——除了不再提及受訓期限。

有效嗎?

只有一半!女警職位乏人問津,女副幫辦職位則有五人申請,經過多輪面試,終於在一九四九年十二月一日宣布選定了香港警隊史上的第一名女警:高健美。坦白說,在《香》書裡看見這個姓名,我忍不住笑了。又高又健又美,僅是姓名已注定她要做警花。前世今生,彷彿所有事情都有詭秘的命中注定。

高健美沒有進警校受訓,入職後卻口碑極好,改變了許多人對女性警員的懷疑心態,更替其後的女警工作處境打開了出路。翌年八月,警隊第三次公開招募女警十名,或因有不少報章新聞談論過高健美,女人發現這是極具挑戰性的「筍工」,踴躍報名,入紙人數竟然多達一千人。經過激烈篩選,獲聘的女警編號為5001至5010,她們都是百中揀一的優勝者,可以想見,當她們身穿制服,踏出學堂,臉上表情是何等驕傲。

其實我頗好奇這十名女警的後續出路。有多少人放棄?有多少人升官?有多少人能在當時的警黑不分家社會氣氛下潔身自愛?港產片盛拍男警,或可考慮改改方向,拍些女警故事,由女性的眼睛看香港舊社會的烏煙瘴氣,或可拍出一部女性版的無間道,打破港片悶局,女警之眼,或有另一個世界的感嘆。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7月26日),原文題為〈女警之眼〉,現題為評台編輯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