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家輝:廁所裡道歉

補選過後,蔡子強批評了姚先生的選戰工程,遣詞嚴厲,責備殊多,然而很快便公開致歉,表示經過細讀選票數字後知道自己把話說得有點過火,充其量,對於敗選,姚先生只需負一半責任。

這便是「評論倫理」的君子範例。說錯了話,用錯了字,當明白事實真相之後,道歉是真誠而公開,絕非閃閃縮縮躲在暗處。暗處的公道不算公道,唯有在明亮的地方向對方致歉,始算合乎最起碼的公平期待。

不是有太多的傳媒人,或在文字間,或在電波裡,含血噴人,含沙射影,或有意,或無心,抹黑或扭曲了其他人,但當明白事實真相之後,充其量只會打個電郵或發個WhatsApp講幾句「Sorry 呀,誤會一場,等有機會再替你澄清更正,因為現在重講或重寫會好肉酸,大家都唔好睇,要選擇最佳時機才做,對大家都比較好」之類。然而,過了一個月,再過三個月,又過了一年兩年三年,對方當然睬你都傻,不曾在任何公開場合做過任何澄清。類似的事情我碰過多回,不少傳媒朋友亦碰過比我更多回,但,沒法了,世上畢竟太少蔡子強、太多╳╳╳,公道到底不易尋找。

有個小故事,我以前寫過,忍不住再寫。若干年前,一位紐約記者在報上撰文誤罵了某議員,他非故意,只是看錯資料寫錯話,一時大意。事後不久,記者出席酒會活動,在廁所湊巧碰見議員,兩人排排站立在尿池旁,不無尷尬。記者很得體,一邊打著尿震一邊對議員道歉,唔好意思,有所得罪,你大人有大量,事情過了便算,萬勿見怪。

議員很大方,亦是一邊打著尿震一邊回道記者:「沒問題,我沒放在心裡。可是讓我給你個誠懇建議,下回若再有類似情况,希望你把次序倒過來,先在廁所裡中傷,再在報紙上道歉!」

經典故事,供所有時事評論員自勉勉人。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8年3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