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家輝:意向殺人

喊「殺」之後,有人改「殺」為「煞」,令人笑爆嘴。

記得那個老笑話嗎?

甲乙老友喝茶聊天,突然,甲放了個響屁,非常尷尬,乙為表禮貌,無動於中。不久後,甲再放屁,此回要打圓場,乃撒謊道,我只是擺動了屁股,挪動了椅子,那不是屁聲,只是椅腳碰到地板發出的響聲。

乙聳肩道:「喔?那還是剛才的第一聲比較像。」

放屁不認屁,把屁當椅聲,能夠騙到的恐怕只是自己。喊殺不認殺,把殺當做煞,能夠騙到的必然同樣只有自己。而這樣的騙,跟那些小毛頭在立法會裡高聲羞辱中國人之後,改用「鄉下口音」之類理由推搪責任,其實道理相同,其實都是小學雞行徑。建制與反建制,在惡質的政治相鬥環境下,其實是難兄難弟、難姐難妹,都是有錯不敢認、做了不敢當的大小窩囊。

殺之為物,如惡咒邪靈,即使只是嘴巴「隨口說說」,亦可能引爆不堪。尤其一旦當權力與黑道結合,殺也者,僅是意向,亦有機會衍生惡果。

歷史例子太多了,「宋教仁案」為其中大者。

一九一三年初,中華民國舉行第一次國會議員選舉,宋教仁領導的國民黨取得百分之四十五議席,按照內閣制精神,應為總理。可是大總統袁世凱不高興了,皺著眉頭,跟身邊的人破口大罵宋教仁,更在函案裡提出「毁宋」意向。然而他的「毁宋」想法,主要仍在毁壞名譽和權力的鬥爭階段,並非真的殺掉宋教仁。但身邊人拍馬屁,層層加碼,由高官暗盤結合黑道,把「毁宋」變成「去宋」,由人格謀殺變成人身謀殺,到最後,三月二十日晚上十點多,宋教仁步入上海火車站,暗裡突然衝出殺手,轟轟兩槍把他射傷,最後不治身亡。

政府追查案件,抓到黑道兇手和朝裡高官,但在審訊和追捕的過程,他們大多離奇身亡,或被殺,或猝死,令事件奇上添奇。可悲也可笑的是,宋教仁臨終前還寫信給袁世凱,請其管理國事,寬大對待民主自由,而他不知,他之身死,或正因袁世凱皺過眉頭,而身邊人急於逢迎意志、曲解意志,即釀悲劇。當然,袁世凱亦非什麼善類,也曾殺過政敵,若非如此,身邊人或亦不會改毁為殺。

宋教仁死後,戰友黃興寫過著名輓聯:「前年殺吳祿貞,去年殺張振武,今年又殺宋教仁;你說是應桂馨,他說是洪述祖,我說卻是袁世凱。」——黃興之說,從「意向殺人」和召喚殺戮惡靈的角度看,半點不假。

當惡權與黑道結合,如同惡靈,斯城陷矣。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9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