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家輝:教楊潤雄做嘢

深圳改變學校收生政策,跨境學童數目即時應聲暴跌,若用經濟投資術語描述,便是「外圍因素非常不明朗而影響市况」。此事足以反映中港兩地的互動形勢,遠比想像中更具不確定性。

使人感到納悶的是,這次的「不確定性」,難道真是突發而不可避免?

不是說香港和深圳之間向來有「緊密溝通」嗎?兩個特區的高層官員,不是經常互訪,笑口盈盈,握手拍肩,合照存檔,互贈禮物嗎?怎麼連這麼技術性的教育政策變動,兩邊政府都沒有互通聲氣?難道深圳教育高官完全沒想到——或完全不理會——當地的收生政策會對香港的教育資源規劃構成衝擊,所以改變了政策也懶得知會香港一聲?或者是,深圳的政策說變就變,來得突然,所以來不及知會香港?

又或是,兩地高官早已打過招呼、通了聲氣,但香港特區的教育高官沒有因應深圳之變而適時部署,以致到了新學期之初,突然沒有學生了,學校忙亂,老師忙亂,校車忙亂,大家都亂成一團?

種種問號都值得探究到底,就算不為了什麼「問責」(香港何來真正的問責制?若有,吳得掂這個混帳官員早就執包袱走人了!他能夠做到任滿,充分證明港式問責制比山寨假貨更假!),亦要為了改善和預防,以免香港再度因「外圍因素」干擾而手忙腳亂。兩地官員的互訪和溝通,不應永遠只是禮節性或虛應故事,而該發揮實質效用,否則,費時花錢,花錢費時,不如老死不相往來算了。

但當然沒法老死不相往來。那麼唯有多行幾步,做些額外工作。凡跟內地機構(無論官民)打過交道的人都明白,彼岸有沒有制度是一回事,執不執行制度又是另一回事,像「知會機制」這類事情,他們許多時候是即使有了制度亦不會嚴格依循——他們自己的內部作業已常甩甩漏漏,又怎會這麼細心通知局外人?

所以,特區官員的最佳策略是要厚著臉皮,主動出擊,經常窮追猛打,拿著一張checklist去問對方,這項有沒有變呀,那項有沒有改呀,這又如何,那又怎樣,諸如此類,像老師問學生或老竇教子般,不厭其煩地追問一切想知道的資料。如果你只坐在冷氣房內,傳個電郵,或發個公文,然後被動等候回覆,那就祝特區好運,隨時有可能被「外圍因素」牽著鼻子走而被殺個措手不及。

對什麼人,用什麼方法,希望能有「內地通」教楊潤雄和他的下屬點樣做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