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家輝:新界人反對去殖!

有人鼓吹更改香港街名以「去殖」,依此思路,沒理由不也把「新界」去掉。

有一位姓薛的所謂學者在《新界鄉議局》書內曾經指出,草擬《基本法》時,有關新界名稱之存廢曾在委員之間引起討論,中方認為「新界一名屬於帶殖民色彩的用語」,而且只為一個行政區域劃分,嚴格來說並非地名。英國亦有意廢除新界二字,據鄉紳大佬陳日新透露,「1973年香港政府以發展新市鎮為由,將界限街之東北一部分劃為新九龍,而現在港府有意刪除新界兩字,其實,港府本身早有此想法」。

原來這個「早」,竟早自十九世紀末取得新界之日起,英國鬼子的如意算盤是改了名字,便可渾水摸魚把新界和九龍連成一體,讓大家不知不覺間忘了九龍乃割讓而新界僅乃租借。可是,因受限於《展拓香港界址專條》以及港府早期對新界居民的利益承諾,易名計劃一直未有實行。到了《基本法》草擬階段,中英雙方皆舊事重提,但挺身反對者竟然是嘴巴上經常以愛國為終身職志的新界諸公!

時任鄉議局主席劉皇發即曾公開表態:「這將牽一髮而動全身,會令香港居民的信心產生動搖和引致不安的情緒……《中英聯合聲明》也是在尊重歷史事實的基礎上而沿用新界的名稱,所以我希望能夠將新界一詞繼續沿用下去。」

之後,鄉議局執行委員會決議通過向基本法起草委員會表示反對刪除「新界」一詞,同時向諮詢委員會表示其有關「新界原居民之權益可被特區政府因應社會轉變修改」一說,並要求解釋。

這表明,當關乎「權益」之事擺在眼前,新界鄉紳懶得理會什麼去殖不去殖,新界就新界吧,特權要緊,國家尊嚴云云,純粹嘴巴講講。

所以,香港街道改名,應先改動新界;新界改名,林鄭恐怕得再搞個小桃園飯局問過鄉紳大佬們再說了。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8年3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