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家輝:新舊鄧寇克

因為新版《鄧寇克大行動》的關係,上網看了一九五八年的老版本,黑白片,同樣是陽剛正氣,同樣是生死存亡,感覺終究非常不一樣。

該怎麼形容呢?

老版本沒有數碼科技的強勁支援,戰况效果當然欠缺激烈。新版本不管是2D或3D,槍來彈往,立體身歷聲,皆能把觀眾瞬間拉進戰爭氛圍,坐在電影院裡,你像跟英法聯軍一樣被困在既近又遠的海岸,死亡威脅分分秒秒從四面八方襲來,前有去路走不了,後有追兵正趕來,滄海茫茫,平安回家變成世上最艱辛的事情。

然而正因戰况刺激,人與人之間的恩仇愛恨難免被遮掩了若干,終究是「戰爭片」,人情氣息只是打底,脫險解困始是戲肉,你抬頭仰望大銀幕,有幾分似旁觀一場電競遊戲,最重要的是看誰贏誰輸。

老版本卻較似「文藝片」。一堆佬味十足的英法將領在黑白菲林裡狂奔疾走,各施計謀,各有盤算,而且口水多過茶,有時候回憶成長,有時候期盼未來,一場危困串起了不同的生命故事,明明是戰友,但當面臨威脅,竟又隱隱似敵人,槍口雖仍向外,卻須提防自己人的背叛與離棄,生命如是,鄧寇克的海灘便是生命的真相。

老版本肯定不合年輕觀眾口味。回不去了,自從有了數碼科技的聲光幻影,口水多過茶的所謂經典電影已難迎合新一代觀眾的高速時間感,我曾把《北非諜影》「強迫」三十位大學生觀賞,結果放映不到三分之一,已有一半人睡去——另一半人在低頭玩手機。

新版本有新版本的好。數碼聲光能把歷史現場帶到眼前,我常希望台灣有人重拍《吾土吾民》、《四行倉庫》之類老戲,不管你認不認同近代中國,中國近代卻曾真有過無數悲壯慘烈的抗爭血淚,箇中勇氣,箇中懦弱,盡是深具啟示的好故事。老版本往往把故事拍得過於肉麻而平面,今天若重新述說,角度不一樣了,效果更不一樣,死去的靈魂再活過來,活在你眼前,活在你心裡,取得他們應有的意義和地位。

對了,新版《鄧寇克大行動》,我其實最感動於那位老船長Mr. Dawson。馬克勞倫斯演得真好,那麼沉著,那麼優雅,那麼堅持於付出。他讓你覺得戲中人必有一股堅定的信仰在撐持他所做的一切冒險,因為這是天主的旨意,是合宜的善行,他不會有半分猶豫。

演員和戲中人都是英國人,即使我們不「戀殖」,亦沒法不承認,這便是常見的英國精神,不亢不卑,絕對不僅是嘴上說說的高大空。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8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