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家輝:晒時間

特首一句「waste time」惹起一場語言風波,事情本來不大,但在當下愈來愈強調「華洋之辨」的「愛國」氣氛裡,說不定會被人食住上,跟「中國香港是否仍應有洋法官」和「中國香港是否仍應使用普通法」之類議題一樣,順勢拉扯到「中國香港是否仍應把洋語用作法定語言」的爭拗上。風波變成戰爭,看來還有一段時間的拉拉扯扯。

當特首說「waste time」的時候,她心裡在想什麼?

很可能,她口說英語,腦海卻仍用中文思考,想著的是粵語的「晒時間」,一個輕鬆常用的「晒」字,直譯便是waste了,語境重量比中文嚴重得多,指向無意義、毫無價值、絕對無聊,難免使人覺得歧視,感受非常不良好。其實同樣的意思,若用英語思考,完全可以有不一樣的、正面得多的修辭選項,由浪費和無聊變成積極和有效地使用答問時間。只可惜,一旦「中語為思,英語為用」,表達出來的狀態即流於官腔、霸道、獨斷。邱吉爾說過「語言是政治人物的子彈,比手槍更具殺傷力」,記住這句話,自更懂得謹言慎語。

一般都說香港使用「兩文三語」,中文英文皆是官方語言。我是法律門外漢,曾讀《基本法》,頗多地方不太理解,例如中文版的「總則」第九條指明,特區政府「除使用中文外,還可使用英文,英文也是正式語文」;英文則是「in addition to the Chinese language, English may also be used as an official language」,不知道能否算是留了伏筆,先確定了中文的不變地位,才把英文放在可用但其實不一定要用的彈性選項。憑此彈性,英文便非「內在必然」,政府要改變便有權改變,只因香港是被普遍承認的國際商業都市,英語既有其操作上的實用需要,亦有形象上的符號價值,用便用了,沒什麼改動的必要,除非有人想不開、失心瘋。但,人有大意,偶有失蹄,權貴高官雖然明白英語的關鍵現實,一不小心卻易忽略雙語並用,「嚴重傷害」了英語人口的資訊需求和香港市民的語言感情。午夜臨急出稿補鑊,是應該的,並且先出英文版,半小時才出中文版,或許是翻譯需時,亦不無回敬幾分時間優待之意,算是聊勝於無賠償。

記得曾蔭權年代,某回,突然倡議行政會議使用英語,其後當然不了了之,否則,建制派大多啞口無言,自有尷尬場面。千可以,萬可以,但切不可以讓建制派尷尬。煲呔曾到了今天,該有沉痛領悟了吧?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8年7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