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家輝:求仁,未得仁

這幾天臉書上出現了一番熱鬧的「文壇前輩」事件。

事緣一位六十三歲的資深女作家寫了貼文,站在其所謂神學角度,認為十多位年輕人「既然已經用了暴力,就該直接面對,而不是說別人迫害你,濫用司法制度等」,而一些「策動一切的大人都躲起來,繼續做教授,繼續做牧師,而孩子們坐牢了」……諸如此類,老生常談,其實無甚高論,但可能在千餘字的貼子起始處寫了一句「誠意邀請各位來unfriend和unfollow我」,果然辣著火頭,惹來抨擊並被不少學生門徒unfriend和unfollow。

年輕人是否真的「求仁得仁」,我不知道;但我們都看見了,女作家求unfriend而得unfriend,求unfollow而得unfollow,確是遂其所求,成就了另一種意義的「求仁得仁」。

她這麼把自己當一回事,一發言即說誠邀絕交,而她的學生門徒讀者之類竟又真的把她這麼當一回事,讀了不爽,果然跟她絕交,甚至有人要求圖書館把她的出版品下架。一唱一和,彼此之間沒有共鳴而有默契,確是有其師必有其徒、有其作品必有其讀者,未來若有香港版的《世說新語》,不妨納入這則故事,以笑來者,以作啟示。

「求仁得仁」,在香港已成濫詞,其實值得說說。

這成語出自《論語.述而》,學生問孔子對「義不食周粟」的伯夷和叔齊有何評價,孔子說他們既已實踐了內心的道德理想,以身殉義,以死殉道,「求仁而得仁,又何怨」?

這等於說,是否有「怨」,必須視乎是否「得仁」,而這個所得的「仁」,又須跟原先所求的「仁」對等始算公允。周武王並未逼伯夷和叔齊上山餓死,只不過若不上山餓死,伯夷和叔齊便認為自己沒法實踐理想。他們所求的「仁」,雖非餓死,但餓死了,便有義;不餓死,便失義。餓死與求義乃成對等。餓死於首陽山上,是他們自選的仁。

反觀被判監的年輕人,並非求取坐牢呀,因為坐牢沒法達成他們心中的仁。他們追求的仁,是民主,是公義,是進步,是開放,而不是小圈子,不是搞特權,不是向後退,不是關大閘。為了心中的仁,他們依憑熱血而衝向前方,行動有效與否是一回事,但,不,不是的,坐牢不是他們應得和渴求的「仁」,說他們「求仁得仁」,是轉移了焦點,是扭曲了原意,是侮辱了他們,也有負於孔子。

說話太容易了,貼文同樣容易。無論是前輩後輩或有腦無腦,皆可出口成章而說「求仁得仁」。但其實,「欲求不滿」才是真象。而也正因年輕人對理想欲求不滿,社會往往才有進步啊。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8月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