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家輝:灣仔夜市

夜市勃興,似乎集中在九龍新界,香港島這邊相對地冷清寥落,港島人,情何以堪。

若干年前,上環有大笪地,是著名的「平民夜總會」,每到夜裡,燈火璀璨,吃的玩的聽的唱的,既自有小宇宙,亦合成大世界,男女老幼來此共樂,花錢不花錢,皆有情緒上的和諧滿足。難忘我在這裡量身訂造的第一條喇叭褲,好像是三十八元,超型,只可惜洗水一次已縮了三成,把褲子拿回去跟攤檔老闆理論,他抬起頭,鼻孔哼一聲,道:「係布都會縮水架啦!你自己要做咁窄,便要自己負責!如果怕縮水,當初應該叫我做闊啲!」

我低頭走了。含着眼淚回家。

也難忘在這裡吃東風螺,好像是五毫子一碟,一家大細蹲坐在鑊鏟面前,望着老闆拋鑊,桌上有紅白格子的膠布,擺着火水燈,把所有人的臉照得通紅,臉上眼裡都是熱鬧,來這裡,每夜都可以像過年。鈔票貶值,我是知道的,但今時今日在廟街夜市吃一碟炒螺竟要付出五六十元,吃一碟炒蟹更要付上三四百元(若到灣仔橋底吃,更要五六百元甚至八九百元!),而且要跟強國遊客搶位推擠,那便是價格以外的羞辱和欺負而不止於金錢問題了;這樣的所謂夜市,早已跟香港百姓無關。

更久以前,港島尚有更多夜市,灣仔修頓球場便是。白天是流汗的體育場,是肌肉與衝勁的競技之所,但當黑夜來臨,整個球場皆是攤販,賣武賣藝賣吃賣衫(當然也有在暗角交易的賣毒與賣肉),有需要的人皆來謀生搵食,而街坊百姓來此玩樂,「人不分男女,地不分南北」,皆可歡樂今宵。我有一位長輩曾在此擺攤算命,他並非外行騙人,卻亦不是內行專業,但他說,沒關係,放膽亂講即可,亂講一百次,只要其中幾個被你猜中發達,他們便會把話傳出去,替你招徠另外幾百個顧客;這長輩後來發達移民澳洲,再後來,撞車死了,我不知道這是因為機關算盡抑或只因算不盡。

其實修頓球場旁的柯布連道與莊士頓道交界也曾有夜市,有個跑江湖的北方漢子擅玩心口碎大石,另有一位阿差,像喜劇片一樣,在竹籃內放一條白蛇,他吹笛子,白蛇隨曲起舞,圍觀的人可以隨喜打賞。

對了,其實修頓球場四周甚有夜市潛力,靠近莊士頓道這邊,盧押道、柯布連道,民居不多,空間闊落,有志者何不來此「佔領」,開拓出熱鬧夜市?(口殊),別說是我鼓勵的,「煽動佔領」是大罪,我承擔不起啊。

[馬家輝 http://www.makafai.blogspot.com]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