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家輝:無所謂變天

大馬變天,九十二歲的馬哈地重上總理寶座,彷彿吹來一道強風,不知道喚醒了多少「大馬人」的前世今生。

馬哈地,馬哈迪,馬哈蒂爾。不論兩岸三地是何譯名,都是同一個人,聽了好久好久的一個名字,久到有點錯覺,似是熟朋友了,也難免替他焦急,怎麼這麼大年紀了仍然好鬥,仍在操心國事?那國家,那土地,真的無他不成?鬥了這麼多年,難道不厭棄、不沉悶?

當然這只是俗人如我的想法。權力如春藥,吃了即上癮,經過幾十年的長期勃起,像馬哈地這類人早已不甘垮軟。更何況,他不鬥別人,別人也在鬥他,報載許多貪瀆官司正在對他追擊,唯有奮身一鬥始可自保。對手同樣貪腐,在那片扭曲的土壤上,實在不容易長出純淨的半株植物,所以現下是毒草鬥毒草,一株毒草壓倒了另一株毒草,終令政黨輪替,天空變色,老強人重出江湖取代新強人,像常見的武俠小說橋段,師傅在最後關頭使出一記不傳絕技,把翻了臉的徒弟打個落花流水。

徒弟躺在地上流血,師傅把腳踩到他的臉上,獰笑道,嘿,你以為有毛有翼就可以食碗面、翻碗底?門兒都沒有!薑是老的辣,老子食鹽多過你食米!

這是馬哈地的勝利,卻未嘗不是大馬人的悲哀。推翻長期執政的獨裁政黨,竟然要靠長期獨裁的老暴君領頭,不是太不長進了嗎?政黨輪替了,格局是新的,領袖卻是舊中之舊,難道真的可以信任這樣的人把國家帶到新的軌道?抑或,一切只是下一個惡鬥輪迴的序曲,尤其當馬哈地釋放了安華,兩虎再相鬥,說不定納吉布也捲土重來加入戰圍,最終又有另一番更亂的亂局?

所以,政黨輪替或許不是變天,天空仍是烏雲壓頂,變的只是枱面的帝王將相。土毒如故,大馬人有的只是一場歡喜一場空。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8年5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