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家輝:無良與無義

反對陣營雖取兩個議席,但埋單計數,據說比預期中失去不少選票,許多所謂「泛民支持者」忽然消失,像空氣般看不見、摸不著。

到底去了哪裡?確是耐人尋味的思考問題。

粗略推測,這群「失蹤人口」沒把票投給泛民,不外幾種理由。

首先是變心了、跳槽了,在種種壓力和誘因下,改把一票交給建制對手。你叫這做「棄暗投明」也好,你稱這叫「沉淪墮落」也罷,總之是此消彼長,他多了你少了,只好飲恨回家。

其次是不喜歡或不認同泛民候選人的政綱、形象,決定不投票,或投白票,或故意把票投給建制對手作為抗議,不管原因為何,總之是「真心叛變」或「誠心放棄」,是經過深思熟慮後的策略行動。

其三是即使喜歡和認同泛民候選人,卻因對宏觀局勢有深深的無力感,覺得在大石壓死蟹的政治困境下,立法會多一張選票或少一張選票皆無意義,任何議會行動都是失效徒勞,而街頭行動又被證明反效果叢生,為今之計,是闊佬懶理,無眼屎乾淨盲,用棄絕的心情面對政治。或說好聽點是,冷漠,成為一種自我放逐的政治姿態,手裡一票,不投也罷。

對,還有一種理由,就是單純的懶惰。明知道是投票日,但偏偏懶得花這半小時去投一投,只願在大好天氣裡,吃喝玩樂或留在家中打機打牌打牙骹,覺得這才沒有辜負星期天的好日子。

有種種因,便有種種果了。當惡果來到,泛民陣營能做的只是面對承受和一再致歉。然而,亦該致歉的難道不也是泛民支持者?不投票,改投票,亂投票,讓敵陣得逞,讓己方挫敗,豈非選民的政治失德?在不公平的政治競爭環境下,當對手愈是「無良」,己方愈不可以「無義」。不站出來撐持己方,好吧,「罪」有應得,香港民運加速走向消亡,自是一場集體共業的宿命了。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8年3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