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家輝:無障礙,無希望

因推坐輪椅的老人出入家門,始發現所謂「無障礙路面」之荒謬。真係針唔拮到肉唔知痛,昔日視而不見的諸種阻路措施,如今親歷其境,方知其惡,而這樣或那樣的障礙,不僅是障礙了,對受苦的人來說,其實更是屈辱。

剛好在Now TV看見相關題材的新聞專輯,當然要給個讚。可是,讚了又何用?看來一切照舊,在官僚主導和商家霸凌的社會裡,所有看似「應然」的公義都是嘴上服務,所有不堪的「實然」都是永久長存。強積金對冲是大例子,路面障礙是小例子,但,對當事人來說,任何「小」都可能是無限大,所以,公義無大小,只有公義不公義。

新聞專輯是這樣說的:記者發現許許多多的行人路面,無論是市區或郊區,不管是馬路或商場,雖有無障礙路斜路,卻常被鐵柱封住,輪椅根本難以通過。鐵柱何來?原來幾乎全是附近店舖的自設立柱,他們嫌棄物流業者或貨運工人的手推車在門前出出入入,一來趕客,二來割花地面,於是索性為之設限,懶理法例規條或別人死活。

記者致電路政署等部門詢問,所得回應都是「唔關我事」。最後終於找到一個承認關事的部門,是運房局裡的某個小組(是的,又是「陳煩」的運房局!),但得到的回覆是,對的,私豎鐵柱確是違規,但因並非緊急情况,所以不會即時執法。

至於怎麼樣才算緊急(輪椅客因鐵柱攔路跌倒?直到有高官下達指令?直到「陳煩」的家人因碰撞鐵柱受傷?),該部門當然沒說清楚;至於何時才會動手執法,該部門更沒提半句。

就這樣了,看來就是這樣了,就這樣拖著。輪椅客唯有自求多福,在聖誕,在新年,在春節,在元宵,在端午,在重陽,在中秋……拖下去又是一年,無障礙其實只是無希望,地老天荒,祝你好運。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12月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