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家輝:盼求一隻鑽戒

本欄日前談及「局取」強積金的不同心願,旋接讀者電郵細訴他的類似故事。

大意是這樣的:中年夫妻,供樓自住,兩名子女在國外升學,且要供養老年父母,日子尚算安穩,但妻子忽然患上淋巴癌,工作掉了,還要負擔大筆醫藥費,幸好有保險也有積蓄,勉強能夠應付。人在危困之中,難免特別sentimental,男方憶起拍拖之初已經答應送一隻似模似樣的鑽戒給女朋友,但拖了多年,女朋友變成老妻了,諾言仍然只是諾言,值此景况,非常渴望替自己也替妻子圓夢,無奈不敢花去手頭老本,唯有繼續等,等下去,等到退休之日,領回兩百多萬的強積金,始可落實當年約定。怕只怕時間不讓妻子等待,怕就只怕病魔跑在強積金前頭。

這樣的悲涼心願,難道比不上「局取」強積金以作買樓首期來得重要?難道真要強迫男方為了全取強積金而辭去工作,始能趁妻子在有生之年把一隻似模似樣的鑽戒送到她面前?

強積金之初衷據說在於「強迫」打工仔蓄錢,好待老有所養。然而生命軌迹從來不會如此簡單,生命願望更不會如此「一元化」,生存之意義絕對不會也不應只是為了養老或買樓。生命理應被容許有不同的願望選項,更應被支持有不同的願望選項,生命之斑駁為難,遠遠超乎想像。

鈔票非萬能,但日常生活裡確有許多事可被鈔票化為「技術問題」。當這些鈔票被困鎖在強積金帳戶裡,眼巴巴看著每年每月被基金經理狼吞抽成,不能用、不准用,帳戶擁有者很難不覺得這是不公不義,更難避免想到當初之強積金設計方案,是否主要為了滿足基金經理的商業利益?

強積金是該被解放的時候了,但不是只為買樓首期。生命終究不可被化約為買樓,官僚們,請尊重生命,請尊重港人。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11月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