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家輝:租裝城市

把西九總站分層租賃給內地管理和執法,其實頗具創意,更具體展現了「香港精神」:純粹從商務角度去思考所有人事物(所以才有「領展」的出現,上市經營,盈利第一,翻新旗下所有商場和停車場,狂加租金,不理社區民生百姓死活!),業主房客,身分互換,最重要是得到所謂效率利益,包括政治在內的其他因素皆只是可以視而不顧或強力解決的技術問題。

把土地租出去,把管理權租出去,香港是個「組裝城市」亦是個「租裝城市」,沒有任何東西不可租借——當然包括尊嚴。

然而,我們必須信任特區政府,把樓層租回給「大業主」後,特府既是租客亦是二房東,應會細心照顧香港人的安全和感受,譬如說,會否把那幾層「租界」特地噴成鮮紅色,讓香港旅客老遠即知那是很不一樣的區域,內地公安出沒請注意;再如說,會否在租界樓層門前豎起大大的告示牌,提醒香港旅客,一旦進入,無法睇到這樣睇到那樣,亦無法攜帶這樣攜帶那樣,願者上釣,否則請轉身走人,選擇其他較遠較費時的北上路徑;又如說,在租界樓層內設有特府辦公室,長駐職員和律師,任何香港人惹了麻煩,有權即場尋求協助或保護……多元並舉,聊勝於無,力求降低香港旅客的不安焦慮。

相對地,我們亦須信任身兼大業主兼租客的內地執法者,在租界樓層裡,他們雖負管理之責,想必不會照搬內地車站的那套管理模式,如果你曾在內地搭過高鐵,便知道我在說些什麼。譬如說,旅客必不會被縱容在廁所抽煙,牆上明明掛著「禁煙」字牌,他們卻大模斯樣地擠在門裡門外吞雲吐霧,公安對此視若無睹;再如說,月台上不會有黑口黑面的服務員,明明是車站人員,從服裝到表情卻都跟公安無異,彷彿隨手會施展擒拿手把你壓倒制服;又如說,不會有面目猙獰的車站指揮員拿著閃光棒,不斷揮舞,像趕狗一樣喊嚷「這邊!這邊!這邊!」……如果特府在租出樓層時能在合約註明「服務水平最低標準條款」,香港旅客的抗拒感又或可再減低。

沒法了,形勢比人強,在連西九故宮都可以幾乎於一夜之間拍板興建的年代裡,宏觀抗爭無效是既成事實,唯有在微觀期待上提出要求,就算真是租出樓層,亦希望不會出現「中國式管理」,這是非常懦弱也非常卑微的願望,說到底,香港就是中國,懦弱和卑微,已成最後底線。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7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