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家輝:老靈魂新班子

問責高官周末開了「集思會」,據說「成績不錯」,有信心替即將開展的各式政策帶來新思維云云。香港人,除了善意祝福,實在也沒有其他法子了。

我最好奇倒是開會過程。娥姐摩拳擦掌準備替香港做番好事,但眼看滿朝高官,其中有許多根本不是她想吃的菜,只不過或廚房太熱,無人敢進;或有人敢進,卻遭封殺,最後唯有接收了若干已被事實證明為失德或失能的「前朝遺蠢」或「前朝遺奸」,她心胸再寬,亦必感受非常不良好。

環顧世界各國各城的管治團隊,一旦換了新領導,各式高官例必大換血,否則極難讓老百姓相信能搞出什麼新思維和新動作,可能只有香港是特例,新主上場,最重要的三個問責官員竟然是舊面孔,其中兩個更是民望遠遠不合格的舊電池,真叫新主情何以堪,直接構成嚴重考驗。這等於找個設計師替豪宅重新裝修,卻聲明這根爛柱不准拆,那道塌牆不准郁,綁住你一手一腳叫你跳華爾滋,喜穿旗袍的娥姐若能跳得出色,必有資格做國際舞后。

所以,在集思會上,娥姐會否一時之間忍不住怨氣與怒氣,讓3C中的2C看盡臉色?這兩個C又有什麼反應?會否自恃背後有硬人撐腰,不憂不懼,全不把娥姐放在眼裡?到最後,娥姐又有何辦法制服他們,確認他們服從指令並能有效執行指令?新主與舊人之間如何互動確是重要議題,不僅可以滿足八卦,更可供國際政壇參考,好讓其他地方的管治團隊借鑑學習,可惜香港政治人物不像台灣喜歡出版回憶錄之類,經驗無法透過文字傳承累積,白白錯失大好啟示。

哦,對了,其實娥姐看不順眼的恐怕不止是那2C。本欄早已說過,她做數十年,像老管家,亦像馬奎斯小說裡的老靈魂,懂得老房子每處坑洞和每根樑柱的每個細節,任何一位高官稍有差池,皆難逃她的法眼,遂也難逃她的白眼,肯定會在心裡被她藐。

所以,我極好奇當娥姐聽見那個叫做什麼楊什麼偉的局長煞有介事地說「香港有條件成為智慧城市」時,心裡會否又藐他一藐甚至幾藐?這位主責創科事宜的局長,早陣子面對Uber爭議,開口閉口的竟然都是守法守法再守法之類修辭,沒有半分創新思維亦不面對任何科技挑戰,以此心態來搞創科,實在令人笑爆嘴。

以此心態搞創科,「智慧城市」不易做,「自慰城市」倒已成真。他在香港人面前精神自慰,我們看完,沒法不洗眼。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7月11日),原文題為〈老靈魂〉,現題為評台編輯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