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家輝:英佔與收回

對於「香港位於中國南方」和「收回香港」之厭棄,之於我,與其說是政治上的爭議,毋寧等同文化上之荒唐,以及倒退,以及弱智,充分彰顯了特區教育官吏之文字水平低落,以及「愛國唯恐不及焦慮症」之大爆發。

如傳媒所指,歷屆領導高官包括鄧老爺子都用過「收回」二字,外交部也用過,特區教育官吏如今厭其有欠精準,先不說是否「以下犯上」,且就文字水平而言,已是遠遠比不上阿爺阿公阿哥阿大。須知「收回」如同所有中文修辭,特色在於彈性靈活,具備inclusive的語言威力,對聽者和看者的理解能力有所信任,不必畫公仔畫出腸,不必畫蛇添足,不必囉唆辭費。北方的老大哥們惡雖惡矣,卻絕不像特區教育官吏般弱智,所以,開口閉口即說「收回」,絕不覺得有什麼問題。

攤開任何一張一九九七年以前的中國地圖吧,請看看香港那個小點,地名旁有個括號,括號裡寫著什麼?是「英佔」。英國佔領,英國人佔領,英國洋鬼子佔領。既然在北京眼中,香港九龍新界是被佔領之地,一九九七年把香港「收回」,有什麼問題?把被佔領之地拿回手裡,不叫做「收回」,又叫什麼?何况「收回」沒有專指主權,也可指向治權以及各種各類的相關權利,完全正確,完全準確,特區教育官吏糊塗個什麼?教育局那位四眼仔局長又在立法會強辭奪理個什麼?他們到底懂不懂中文,又懂不懂歷史?

如果堅持「中國一直擁有主權」,所以不存在「收回」,請問又如何解釋「回歸」的那個「回」字?既然香港一直屬於中國,九七之後中國只不過「恢復行使主權」,那麼,又怎能說是「回」呢?甚至連「歸」都不算。何不乾脆把「回歸慶典」正名為「行使主權慶典」?

教育官吏猛於虎、笨如豬,若他們重考DSE,能有一顆星嗎?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8年4月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