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家輝:虛妄的年輕

林鄭幫助中產買樓上車,剛開始的說法是「幫助年輕人置業」。

但到了政策意向出籠,只談家庭收入而不再提年齡老嫩,不知道是否因為諮詢了法律意見,明白公帑資助不該以年齡劃界,否則易涉「歧視」違規?抑或有其他理由,讓她忽然明白,在香港急於上車的人,絕對不止於年輕群體,而是有太多太多的「非年輕人」已經等了十年廿年卅年卻仍沒有能力做業主,如果只顧後生而忽略他們,便是另一種不公不義?

用年齡劃界,無論提供什麼類型的服務或資助皆不容易,因為必須有充分理據說服社會大眾:某個年齡確有某種特殊並急迫的需求,必須得到適當的政府援手。譬如說,長者護理服務;又如說,幼兒教育服務。這都有清晰可見並合乎共識的「年齡需求」。可是,誰說過年輕人一定要買樓上車?誰說過自置物業是年輕人的「必需品」?即使確是必需品,有此需要的又何獨年輕人?

退一百步說,自置物業的關鍵作用在於居住,如果政府要幫忙,多在打壓樓價、嚴管地產暴利、加強租務管制、擴建優質公屋等方面下手,不亦能達成目標?有何理據要大筆一揮,劃出一個年齡圈圈,指明幫助年輕人上車?

幸好政府臨崖勒馬,未把年齡列為買樓上車的資助條件,不然,易惹「司覆」,屍橫遍野,法律對抗,政策高官吃不完兜著走。

同樣邏輯其實適用於其他領域。例如那位選舉輸了被人燒炮仗慶祝的劉局長最近公然表示希望多引入年輕人到其部門工作。若從「年齡平等」的角度看,這是百分百的公開歧視。民政局拍過許多公益教育短片提醒僱主,資深人士有資深人士的優勢和能力,不應歧視。如今民政局長公然擺出「優先考慮年輕人」的嘴臉,豈不自打嘴巴,荒香港之大謬?叫僱主公平,自己卻不公平,請問這算是哪門子的公平?以後政府的公益短片,搵鬼信?

又是退一百步說,有誰說過年輕人一定有新視野?腦袋混沌而保守的年輕人,不是多如牛毛?又何况,年輕人的某些新視野,你真能接受?被DQ的某些小學雞議員,不正是年輕人?他們用的語言和思維,你敢用嗎?而某些視野進取的非年輕人,如長毛,如果他申請,你又會用敢用嗎?

多用年輕人也者,純屬虛妄的政治語言。醒醒吧,特區高官別再在虛妄裡執政。講真,如果做什麼事都要年輕人,乾脆把你們換掉便可了,對不對?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10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