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家輝:說「奪」

這幾天非常開心,夜夜甜夢,連在夢裏也忍不住笑到肚痛。

感謝法官的判案結果,他們讓我們看見了特區希望。

其一也,在於讓我們看見了「回歸」的大好勢頭,有了開始,後續必有更美好的未來。

法官們在判詞裡所展示的視野以及修辭,已經高速回歸祖國的視野以及修辭,對於所謂「法治」,對於維護所謂「法治」的方法和設限,對於公義和公道的追求,皆跟祖國大幅地拉近了距離,以法治國,以法治港,把群眾集會徹底框限在所謂法律條文的最狹義的鐵籠裡,不讓反中亂港者有機會以「維權」之名滋事尋釁。什麼「和理非」,千萬別相信這些鬼話,說這話的人都是「口惠而實不至」,完全不必可憐。他們明知道群眾集會有演變為暴力衝突的風險,仍要喊衝衝衝,這些小屁蟲不是存心搗亂,又是什麼?搗亂分子,當然要坐牢,否則怎可對其他年輕人產生阻嚇作用?香港豈不亂了?

其二也,法官們一方面高速回歸祖國,另方面卻不忘突破思維,促成了「創造性轉化」之偉大創舉。

譬如說,有法官大人指出,「重奪」的「奪」字深含暴力意味,用這個字作為行動口號,已經透露了暴力傾向云云。查考中國字源,「奪」也者,本義乃雀鳥振翅高飛之志,是大志,是志氣,是正向的積極取態,並無什麼暴力不暴力。中文修辭之美在於方塊字組合,單憑一字甚難一錘定義,在「奪」前面加個「掠」而成掠奪,當然稍嫌粗暴;但加個「勇」字而成「勇奪」,卻甚顯輝煌。法官大人如今把「奪」字鎖定在暴力層面,不准有其他意思,等於替中文重新釋法,推翻了古人舊義,極具勇氣和創意,貢獻非常非常大。

然而,也請小心,貢獻大,影響也大,麻煩遂也有可能大。既然法官把「奪」字鎖定為暴力,小學老師日後在課室內教導學生,提及「奪」字,必須按法律意見辦事,勸喻小朋友謹慎使用,否則,很容易被告到官府,吃上「煽動年輕人使用暴力」的官司。例如,女人哭了,形容她的眼淚「奪眶而出」,便很暴力。又例如,七一看煙花,形容天空花火「璀璨奪目」,也很暴力。再例如,參觀藝術館,撰寫觀賞報告,描述藝術品「巧奪天工」,亦很暴力。另例如,愛上一個人,說對方令你「神迷意奪」,同樣暴力……這樣演變下去,特府恐怕有必要把「奪」字列為屏蔽詞,以免污染年輕人的純潔心靈。

有回歸,有創新,特區法官無得頂,我鍾意,給個讚!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8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