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家輝:誰令殺街成為事實?

旺角殺街,據說為了還西洋菜街居民一個寧靜。這麼多年了,嘈歸嘈,吵歸吵,終究是香港本土的草根娛樂特色,殺街等同拔走一顆「爛牙」,至少初時會覺得空空洞洞,用舌頭舔一下,頗感失落。

如果街頭的吵鬧確是「爛牙」,那麼,到底當初誰令牙齒變壞?誰在一直縱容爛牙?誰在「不作為」讓好生生的一個行人專用區變成露天馬戲團,街霸橫行,噪音沖天,而到最後,乾脆殺街以圖清靜,讓車聲一周七天重新佔領馬路?誰該為今天的不得不殺街局面負責任?

而如果這真是一顆壞了的牙齒,是否又真壞到不可不拔的地步?沒法補牙?沒法矯正?沒法杜牙根?拔了之後,又會否植牙取代?是否只能乾脆殺掉,斬腳趾避沙蟲,一了百了?

不如倒過來想想:如果比不上立法會議員尊貴的區議會議員不遲至今天才通過殺街決議,而是早早並一再發表遺憾和譴責聲明,呼籲由競選落敗卻獲得官位補償的「流華」局長別只懂躲在冷氣房內接見各式愛國社團,而是響應偉大的習主席所揭櫫的「擼起袖子加油幹」精神,帶領下屬想方設法控制噪音,像倫敦紐約巴黎東京台北等城市訂定有效的街頭藝人制度,讓中西新舊的演出百花齊放,西洋菜街豈會淪落到如斯局面?

又如果區議員們早些拿出勇氣,一而再地公開要求警方加強執行、調查並遏止傳說中的「社團滲透」情況,不讓堂口兄弟控制街頭位置,不讓違法組織橫行霸道而令街頭變得惡形惡狀,不讓暴力威嚇令演出者和觀者擔心受怕,西洋菜街還會像今天般使人厭畏嗎?

正因民政局毫不作為,正因警方不夠作為,更正因區議會的作為一直錯了方向,西洋菜街始會落得今天的殺街結局。「流華」繼續開他的聯歡會,警察繼續巡他們的街,而旺角街頭的歌聲魅影,從此寂寞。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8年5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