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家輝:送官究治

前幾天假期躺在沙發上看了一整天的書,開著電視,用有線新聞做背景「音樂」,於是,一整天聽見不斷重播的「混帳局」局長發言,阿帆重複地說,一旦發現沙中線工程有問題,將會「送官究治」云云。

「送官究治」?

多麼古雅的詞彙,也多麼傳統多麼封建,一聽這四個字,彷彿看見作TVB古裝劇扮相的兩個衙差,頭戴高帽,手持長棍,把疑人五花大綁一路押送到衙門,門內大廳掛著「明鏡高懸」匾額,堂上坐著一個長得有點似阿帆的知縣大老爺,一拍驚堂木,大喝一聲:「知罪否?」疑人嚇得雙腿發軟,雙膝一跪,咚咚咚拚命叩頭道:「冤枉呀,大人!饒命呀,大人!」屎屁失禁流了一地。

公道點說,「送官究治」並非阿帆的獨家修辭,香港街頭仍然可見「請勿在此亂扔垃圾,如有違法,送官究治」的標貼,恐怕從一八四一年以來已是如此,當香港人執著起來,可以是非常執著。問題是阿帆以局長之身在立法殿堂口吐此詞,西裝革履,扮相是新的,語言卻是舊的,看上去聽上去皆覺突兀,頗有違和之感。唉,都什麼年代了,怎麼還把執法和司法部門說「官」呢?怎麼不說「報警」或「交由執法機構跟進調查」呢?這樣的問責局長,到底是口才不好抑或頭腦不佳?再或是,兩者皆是?

送官究治,送官究治,聽一回,笑一回,腦海不斷出現《棋王》小說作者阿城的臉容,因他寫過文章說「大陸是共和國,台灣是民國,香港是清朝」,準確描述了三地特質。他於上世紀八十年代初首次踏足香港,被路上的「送官究治」標語嚇了一跳,誤覺時空穿越。三十多年過去了,如果阿城再來香港而又剛好在電視上聽見阿帆發言,想必忍不住再寫文章。

清朝香港,王道復古,說來,阿帆穿起官服,還真像個九品芝麻官呢。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8年6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