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家輝:這樣的勞福局長 !

九巴炒人事件峰迴路轉,且看後續的所謂上訴結果如何。值得注意的是,一位被炒司機說收到大信封時,沒被告知或提醒有權上訴,馬上停工,馬上執包袱,勞動者常因處於「資訊劣勢」而盡吃眼前之虧,是另一種不著痕迹的不對等遊戲。

面對有形無形的不對等,勞動者除了自力抗爭,亦得依靠政府撐持和輿論壓力,在網絡年代,輿論聲援不愁欠缺,但政府撐持卻常惹人憤怒。羅致光日前的表態便是最佳範例。

在九巴暫時「跪低」以前,在特首回港表態「巴士公司處理手法有改善空間」以前,勞福局長羅致光出席電台節目,用一貫沉靜平淡的表情說,不方便評論已在上訴的個案,而香港又沒有集體談判權,一間公司內又常有多個工會以致不易對抗資方,諸如此類,諸如此類,不管內容觀點或聲音語調都是一副事不關己之冷漠取態,比任何一位三流評論員更三流。充其量,他只輕輕說了兩句,一旦有不公平的情况,勞工處必會「義不容辭」介入。簡直角色錯亂。

不方便評論?勞資糾紛不是法庭判決,巴士公司以如斯粗暴的方式秋後算帳,即使用最簡單的常識去看,亦知道不妥不妙不公,勞福局長怎可能置身事外或低調如斯?用低調制衡粗暴,可能成功嗎?若等到勞動者上訴失敗再來斡旋,豈不更難以翻案?或到那時候才來尋求翻案之道,豈不更不可收拾?

還有,沒有集體談判權,乃港人之耻,羅致光作為勞福局長,作為曾為民主黨大將的勞福局長,作為研究福利政策據說還有些小功小智的勞福局長,豈可對此只講三言兩語甚至幸災樂禍?古語說「一為文人,便無足觀」,看來,在香港,「一為局長,便無足觀」,羅致光讓我們看見學者的沉淪(另一例子當然是楊偉雄)、民主派的沉淪。這自是九巴事件以外給我們的另一個蒼涼啟示了。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8年3月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