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家輝:運輸署荒唐

路錶和抄牌都漲價,運輸署的解釋理由之一是,成本高,入不敷支,沒法長期虧損,沒法「蝕住做」,唯有把擔子轉回到道路使用者身上。聽似成理,實則荒唐。

成本與回收之間的平衡,當然必須考慮,但道路使用安排是公共服務,無理由純以「收回成本」作為漲價的追求目標,更何况運輸署一直沒有清楚告訴香港市民,所謂成本高昂,原因何在?是因為你們的人手安排有欠妥當,使得太多的人去做太少的事?是否你們的薪水太高?是否你們的道路物料採購出了問題,被「隱性壟斷」而不自覺,以致花了大錢、買了貴貨?是否因為你們由早到晚把馬路左挖右掘,弄個天翻地覆,既浪費人力也耗費物料,最終,要由車主和道路使用者埋單?

開車的人都心知肚明,香港愈來愈像一個「掘路之城」,港九新界每個地區,每開兩條街即見有半邊路被鐵欄或水馬封住,並豎起一個告示牌,有個頭戴鐵盔的人舉起兩隻手作道歉狀,抱歉呀,因施工關係,道路將由幾月幾日到幾月幾日暫時封閉,如有不便,敬請見諒。於是,車流堵塞,速度慢都不提了,還險象環生,屢惹意外。

更可惡的是,你通常不會見到有人在認真施工,或只有那兩三個人,慢吞吞地,懶閒閒地,當然亦偶有汗流浹背地,在工作。而到了說好的日子,你開車而過,經常發現工程竟要延期,同樣的鐵欄或水馬,同樣的道歉告示,只不過把完工日期偷偷改寫為更後的時間。

所謂成本高,許多時候只是管理不善的惡果,這卻從來無人檢討。如同港鐵每年號稱投資多少億改善信號,服務卻每况愈下,但又常喊著加價以收回成本,而無人質疑管理高層何來資格每年收取巨額收入。

羊毛出自羊身上,但當羊毛亂長而無人去管,自是另一種可惡的不公道了。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8年1月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