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家輝:鄧小平的錯誤

拍照女子步出法庭門外被傳媒拍下盧山真貌,旋遭起底,背景神秘,似跟她在庭上自稱「法律界人士」差距甚大。

公然違規,涉嫌藐視法庭,而悍然說謊,不知道又算否妨礙司法公正?是否應該多告她一條罪名?我不懂法律,頗想向律師朋友問問意見,如同我不懂警政,頗想問問警界朋友為什麼三個月以來的多宗法庭內拍照案件皆未遭檢控或高調追查,反而要像捉捕十大通緝要犯般對待一個搶手機的年輕議員?背後是否有什麼特殊考量,或特殊避諱?難怪香港的法政和警政愈來愈不受信任,輕重之間,寬緊之間,愈來愈亂了分寸。香港愈來愈不像被期待中的香港。

當然有許多人極希望看見香港不再是香港。全國一盤棋嘛,沒理由你有權不一樣,此之所以拍照女子對法官質疑「中國法律乜乜乜乜,點解你可以物物物物」,這就是說,告別一國兩制,請你別再囉唆。在這類人的心底,可能對鄧小平有所怨恨:鄧老爺子呀,為什麼您當初如斯慷慨,一口承諾給香港五十年不變呀。二十年不就夠了嗎?五十年,太久了,我們等不及了,我們要去用手機光復香港,用手機實施中央對香港的全面管治權,在法庭裡,如同在商場裡在街頭上在公廁內,我們想拍照就拍照,想跟法官拍照也可以跟法官拍照,無必要再受香港法律束縛,香港只是「港村」,我們來自皇城腳下,輕輕一腳已可把這條小村莊踩個稀巴爛。想告我?請放馬過來,我有律師,更何况他們根本不敢告。

香港的言論空間已經充滿恐懼,港人早已失去「免於恐懼的自由」,甚至連特首在立法會內回答相關問題時,亦臉露誠惶誠恐之情,喉嚨不自覺地繃緊了幾聲。如今,連法庭規矩亦受衝擊,香港特區到底還有何「特」可剩?悲哉香港,也許連鄧小平亦在地下流淚。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8年5月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