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家輝:開店之後無笑臉

某機構最近發布的「微笑指數」做得頗為仔細,除了排比城市的笑容高低,亦把不同行業分類比較,舉列各行各業的友善程度差異。其中一個名列榜尾的,毫不意外,是中菜食肆,反正生意不愁做,我笑,你要來;我不笑,你同樣要來。華人為了口腹享樂,甘於付出一切,願意忍受委屈,自甘為奴,說來也不能怪侍應生了。

侍應生不笑的另一個理由並非不想笑,只是笑不出,日夜要服侍幾百枱客,又點餐又送餐又執枱又埋單,而且經常被人呼呼喝喝,很難不把累氣和怒氣寫在額頭臉上。如果你見到一個有滿面笑容的侍應生,十居其九,他或她只是新上班,初生之犢懂得笑,又或,他或她明天便要退休回家享清福,那種笑,是替自己高興的笑。

老話說「人無笑臉別開店」,如今卻是「開店之後無笑臉」,生意難撈是店家受累,生意太好卻是顧客受辱。世事永遠沒有中庸,中庸永遠只是嘴巴說說。

另一個位列榜尾的類別倒特別令吾輩傷心:書店。書店理論上是文化與文明探索之地,追求的是真善美的拓展與理想,當連書店店員亦木口木面,這個城市恐怕確是壓力逼人到了共同墮落的境地了。悲哀的是,實情亦正如此,在香港,不僅連鎖書店內笑容欠缺,連在旺角的樓上書店亦不易得到友善對待,年輕的店員或老闆彷彿不木口木面便不似認真的文藝青年,臉上的親切還遠遠比不上街市的豬肉佬。一個整天被書包圍的人竟然習染不到半分待人接物的善良,是他的可憐,更亦是城市的可悲。

對了,不知道是項調查有沒有針對醫生?香港醫生想必是最欠笑意的專業人士,收費全球數一數二,笑容全球尾一尾二,香港人受氣久了,都是冤大頭。此城的「醫護關係」在諸多國際都市裡最不對等,有機會,最好也調查調查。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8年4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