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家輝:陳煩的煩民新政

年度的一宗小小傳聞頗荒謬:政府有意提高路邊停車位收費,每小時八變二十,增幅高達以倍數計——眼睛小得像兩條縫的運房局長「陳煩」,意欲何為?難道眼睛小,頭腦容量亦小,如同鼻大,老二也大?

特府的漲價措施肯定不是為了增加收入,而是為了「以價制量」,希望用養車成本遏止汽車數量,改善目前的交通擁擠狀况。問題是,這真有效?

近年汽車增長快速,猜想源於三個理由。

一是汽車售價即使沒有下跌,漲價速度亦遠不如其他物價尤其樓價。某些人,尤其某些年輕人,既然買不起樓,總得找點生活享受,用幾萬蚊買架二手車方便出遊,不算是太鹵莽的事情。至於憑借己力或靠父幹的人,有樓在手,買車代步,更是順理成章。香港的二手車流通率極高,手續也比內地和新加坡簡便,自由流通,汽車遂成誘惑,不易因停車咪表加價而被嚇窒。

二是持有內地車牌的人,不管是新移民抑或留學生,輕易可換本地駕照。想想循此途徑取照後買車的人,該有多少?想必於過去廿年,累積數量驚人。更何况有許多車直接以雙牌形式由深圳和廣州駛來,自用的、商用的、短住的、長居的,把油尖旺塞爆,亦嚴重破壞交通規則。

不管是否此原因,一天不設限,一天沒法抑止汽車增長,貿然把路表加價純屬擾民,尤其對職業司機打擊極大。公家車位本就不夠用,一旦加價,私營時租車位亦必水漲船高,那就更雪上加霜。但基於上述理由,汽車仍是多的,並且不斷地多,違例泊車情况必持續嚴重,絕不是車表加價所能解決。反之,加價或令更多人選擇違規,於是,路面更堵,路况更劣。

車表加價,有害無利,除了替政府帶來少少的額外收入,何苦來哉?陳煩上台,市民更煩,此便又是一例矣。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12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