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家輝:馬雲向誰認輸?

馬雲拍廿分鐘的《功守道》,內地網民的普遍說法是,「有錢就是任性」,大老闆,新土豪,花錢過戲癮,純屬精神自慰云云。

咦,誰說過有錢不可以任性?又誰說過,任性的只是有錢人?

無可否認,有錢是任性的方便條件,但不管有錢沒錢,任性是一種選擇,這世界,富有富的玩法,窮有窮的娛樂,廣東人常說「窮風流,餓快活」,一語點破草根生活的隨意寫意。這類的「風流」,不一定跟情色有關,只要能夠活出自己的格調,拒絕委屈,踢開框限,自可享受一番爭取回來的難得樂趣。追求快樂畢竟是每個人的權利,無論男女,不分貴賤。

西洋老闆任性者亦大有人在,或搶登極峰,或高空跳傘,或橫渡大洋,皆展現了個人主義的冒險精神,探索內心的勇氣和潛能。中國老闆卻有他的另類選擇,多年來熱愛太極與唱歌,既然口袋夠深,那就玩個放肆,邀來眾多高手與絕頂歌星跟他合作,這邊廂願打,那邊廂願捱,你情我願,沒有勉強,絕無不妥。他圓他的夢,你們去配合,各取所需便是了,跟世人無關,完全不必理會某些「憎人富貴厭人貧」的陰暗批評。

但當然,最重要的是花費的大錢皆由老闆口袋掏出,千萬別由企業代付,否則,企業總裁如此浪費資源,徹底違反「良好管治」的營運守則,市場分析員有必要對股民提出警告,小股東亦該在年會上提出質詢。

跟洋人相比,中國老闆的任性玩法充滿「集體格調」,非常具有中國社會主義特色。雖然是一個打一個,但輪番對抗十一人,眾星拱月,老闆不敗,始終是典型的威權情結。

而威權的極致是,老闆在派出所前被三個警察同志制服,口袋再深,亦怕警槍;老闆再大,亦大不過大帝。馬雲認輸,《功守道》其實是他的投降宣言。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11月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