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家輝:鮮為人知的香港早期女警

警界出現了首位「二姐」,從一九四九年開始有女警以來,遙遙長路,得之不易,六十八年了,唯望由二升一,不必再等另一個六十八年。

今年書展有本被忽略了的有趣之書,《香港警隊——開局篇》,作者凌劍剛,退休高級警務人員,寫過幾本關於保安和執法的著作,內容既有親身經歷亦有文獻查考,是香港警務歷史的寶貴紀錄。凌先生曾在劍橋大學修讀學士後文憑,勤查英國和香港兩地的珍藏檔案,像考古學者般,發掘淹沒在圖文汪洋裡的點點滴滴,《香》書有幾個章節談的正是女警往事。

話說在沒有女警的年代裡,一旦有女疑犯被抓回警局,搜身也好,盤問也罷,皆由男警處理,樹大有枯枝,總會有男警趁機抽水揩油(連當下亦發生男警在警署內非禮甚至強姦女犯,何况當年?),女疑犯除了啞忍,別無他法。有些女性比較勇敢,抗議了,投訴了,洋警局為免麻煩,亦為了公平,有時候會安排警局的茶水或清潔阿嬸幫忙,但不是代勞,而是陪伴,站在旁邊「監察」男警有沒有對女犯毛手毛腳。

書裡有一張舊報剪影,一九三五年十月十三日的《天光報》,標題是「火車女客反對公開搜身」,事緣九龍海關在跨境輪船碼頭派駐緝私差人,每日抽查乘客以防走私,碼頭內有小房間,房內有屏風,搜身時可略作遮掩。九廣鐵路的火車站亦有小房間,但火車卡上則無遮擋,這一天,一位海關女稽查不知何故,在車內抽查多名女客,竟要求她們高舉雙手,任她在眾目睽睽下亂摸亂摷,儘管大家同為女性,女乘客仍覺受辱,拒不服從,雙方吵成一團,幾乎動手動腳,報上沒說最後誰贏,但我判斷,民不敵官,必是女稽查勝出。

其後,女乘客致函九龍海關稅務司投訴(見到了吧?香港的投訴文化其來有自,源遠流長!),要求改善搜身程序,政府如何跟進,不得而知了,但據凌劍剛先生說,香港其實早於一九○八年已僱用了三名女搜查員,英文是Female Searcher,月薪十元,相等於三等警員。她們只在碼頭工作,專搜女客,常被戲稱為「查船大嬸」。到了一九二九年,有了《女檢查員服務規則》,招聘條件是「年齡三十至四十歲,身家清白,體格健全,粗通文義,膽力雄壯,語言流利,性格溫順」,要求不可謂不多。

到了一九四九年,女搜查員已多達四十四名,身上佩掛刻有「香港女警」的金屬牌,比正式招募的女警出現得更早。她們是女警前傳的主角,香港人,應向她們致敬。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7月25日),原文題為〈查船大嬸〉,現題為評台編輯擬,圖片為第一屆香港女警在警校畢業照,取自香港警察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