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家輝:黃與林

見過三十多歲的林燕妮的人都說她風華絕代。我猜是吧,否則情場老手黃霑不會對她如斯癡迷,拋妻、棄女,幸好那陣子未有網絡公審,也不盛行什麼「道德封殺」,再大的糾紛醜聞都是過了就算,不然霑叔肯定被貼上「渣男之男」稱號而永不超生。

但任你再癡迷亦不見得不會反目,其後分手、拆伙、互罵,「黃與林」的商業和愛情合作皆以爭鬥收場,箇中理由各有說辭,清官難審男女事,更何况世上根本沒有清官。我兩個版本都聽過,他親口說的,她親口講的,這方說有的事,那方說沒有;那方說是黑的事,這方說是白的。截然相反的兩種「事實」,如果甲是真,乙必然是假,一翻兩瞪眼,必是其中一人在說謊,不存在什麼溝通誤解的餘地。所以,視乎你是誰的朋友,自會傾向選擇相信誰。

我雖認識兩人,但視他們為前輩而非朋友,談不上選不選擇。真正令我感觸的是兩人的不熄怒火,若真要說相信,我選擇相信一個人的執著可以永恆輪迴。我仍記得那天晚上在灣仔竹家莊食消夜,談及分手了六七年的林燕妮,沒提半個愛字,說的盡是財務瓜葛,不斷強調該給的已給她,連不該給的也都已給她,只有她欠他,他對她可沒半點辜負。說時,眼中有火,心裡有恨,跟傳說中的愛至瘋狂完全沾不上邊。

相同的故事到了林燕妮口中當然徹底顛倒,他拿走了一切,他欠債不還,他是個無情無義的可恨漢子。然而跟霑叔相同的是,當林燕妮說起舊事,眼中亦是有火,心裡同樣有恨,一輪嘴搶白不停,彷彿有熊熊烈火把她和他的五臟六腑燒得炙痛。愛恨情仇,管你聰明再大、才智再高,甚至整天修學談禪,終究難以放下——或許直到離世之日,當眼睛閉上,呼吸停頓,那時候,滄海再笑不笑,也無所謂了。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8年6月7日)